梨涡里的星星眼和小虎牙

历历【上】

烈酒洗剑:

娱乐圈双星带投捕夫妻


披着分道扬镳外衣的双箭头


请勿上升


 


历历


 


——世间万千际遇历历可数,入眼是你,心上是你,便恰逢爱情模样。


 


00


 


机场大屏上,穿着藏青色睡衣的青年在晨光中苏醒,毛绒绒的猫咪从被子里钻出来,温顺地磨蹭着主人的头脸。镜头设置成完全的恋人视角,让这一刻显得尤为叫人脸红心跳。


王俊凯在簇拥中走过通道,经过屏幕时遥遥望了不经意的一眼,便转过头去朝接机的粉丝笑了笑,明亮而不招摇,自然引起一阵不小的欢呼。


“看什么呢,走了。”


尹柯听到这声招呼的同时身后就有熟悉的气息靠过来,邬童白色的棒球帽檐下那双眼睛带着点埋怨,显然为他过于关注稍远处当红偶像与粉丝互动的盛况而不满,尹柯倒是明白早就成熟了不少的邬童这会儿怎么带了点赌气似的孩子气,也没犹豫,当下就要笑话人。


“怎么了,我看看‘另一个你’,本尊就生气啦?吃醋?”


邬童听他这么说,眉毛立刻就揪成了一团,他才不管眼下人来人往的公共场合,行李车一丢,就捏上了尹柯尚带笑意的脸颊,颇有些恶狠狠地指了下背后的大屏,而屏幕上的画面已经变成了青年一身运动装束锻炼的场景,喘息声透过扬声器扩大到嘈杂的机场,竟然还具有相当的抓耳效果,入耳全是暧昧撩人的吐息,挠的人神经一跳。原本想说些什么的邬童霎时间住了嘴,看着注意力也被他吸引过去的尹柯一时有些进退两难。


倒是尹柯一手抓着邬童捏着自己脸的手也没拨开,就着这姿势越过男朋友的肩膀看了眼屏幕,居然理解似的拍了拍他肩膀,笑着欣赏某人愈发气闷的表情。


“‘另一个我’是不是挺帅的?要不回头我也给你来个晨间21天?”


“什么‘另一个你我’的,郁风那家伙还没谈妥吧,你倒是先入戏了。”邬童脸上可疑地红了一圈,被他掩饰性地压低帽檐盖了过去,别扭着不肯细想尹柯的提议,反过去挑别的理。


“早晚的事吧。”尹柯不以为意,拉着邬童和行李要往外走,脸上的笑带着些气定神闲的了然,“不觉得看别人演绎我们的人生很有趣吗?”


“哪里有趣了!”邬童忍不住拔高调子,手上帮尹柯正了正歪掉的箱子,脸上的嫌弃却一览无遗,“明明就很奇怪,我们又不是什么死了几百年的伟人,拍什么破传记啊!”


“啧,怎么说话的。”尹柯忍不住瞪了邬童一眼,要不是腾不开手还想去捅一捅这人脊梁骨,“郁风不过是想用他的方式纪念一下我们的少年时代,好歹是人家演员转型导演的处女座,这个场我们得捧。”


“嘁。”邬童自知失言,没再反驳尹柯的话,只是在瞥到正走出大门的拥挤人群时气哄哄地偏过了头,实在不想看见什么“另一个自己”朝那么多小女孩儿露出恶心巴拉的笑容,这么想着,他悄悄伸了只手去牵尹柯的,即使这样推行李很不方便也霸道地不肯松手。


尹柯见他这样,也就纵容地笑笑,和人肩碰着肩向外走,心里忍不住感慨邬童经年未变的简单赤诚,还是那么让人好气又好笑,又忍不住偏心着他。


 


01


王俊凯搁下剧本,下意识先揉了揉发麻的脖子,才朝前略略倾身,两手交叉着放在膝盖上,看向对面人的眼神沉静又认真,近些年来,但凡有些好的本子找上门,他想深入探讨时惯会如此。


“这是一部很好的剧本,我很感谢郁导愿意把这样的机会交到我手上。”


坐在对面的郁风眼睛一亮,即使挂着温文尔雅的笑也不难看出外露的惊喜。


“这么说你应下这角色了?”看见王俊凯微笑着点头确信,郁风心底一轻,笑得轻松了些,“感谢这话我说才对,毕竟是第一次执导,你愿意加入是我的荣幸。”


“哪里,郁导客气,您是前辈,我们要学的还多着呢。”王俊凯这话乍看客套,却是十足的真诚,只是当下他还有些顾虑,“我听说了‘尹柯’的选角情况,不知道郁导现在定下了没有?”


郁风闻言大抵也猜到了王俊凯在担心什么,左右不过是利益资本在圈子内的抗衡,但他虽是导演界的新人,却非娱乐圈的新人,有些该坚持的,他尚不愿放弃。对着眼前和自己的经历颇为相似的王俊凯,他怀抱期待,也有心帮衬。


“你和易烊千玺,在我最初拟本子的时候就是最佳人选,现在也不会变。”他顿了顿,看向王俊凯的目光犀利了些许,到底是前辈,这份郑重让王俊凯不禁正襟危坐起来,“我对你们的经历有所了解,你们也该知道我的出道经历,咱们都懂的道理也没必要多说,我只要你一句话,这部电影,你会认真对待吗?”


这话过后,他们互相沉默着对视了半晌。然后王俊凯坚定地颔首示意,声音铿锵有力,带着舍我其谁的气势应承。


“当然。”


郁风笑了,再端不住严肃的表情,他本就不是攻击性极强去压迫别人的人,虽然坚韧,但刚才的魄力却维持不了更久。他起身和王俊凯握了握手,真诚地感叹。


“易烊千玺也同你一样的回答,你们都是很好的演员,我是真心期待这次合作。”


“我也非常期待。”


从郁风的工作室离开后,王俊凯坐上了保姆车。约谈的时候经纪人老马没有一起,自家主子上了车闭目养神时本不想打扰,但总得掌握之后的动向。


“谈的怎么样?”


“挺好。”王俊凯闭着眼睛闷声应了句。


老马没留神被堵了这么一下,连心都有点塞。


“挺好是怎么好?这角色安排上了?”


“嗯。”


王俊凯还是惜字如金,老马干着急,唉声叹气求祖宗似的叨叨。


“那行,剩下的我和剧组接洽,正好最近也没什么其他的行程,公司的意思也是让你最近稳一稳,正是转型上升的重要阶段,静心揣摩个有深度的角色也好,巩固一下实力,郁风这部电影从立项起就备受瞩目,虽然团队年轻,但也是冲着明年的金影奖去的,说不定咱们公司这就要出个影帝了,唉不过这电影是双男主,另一位……”


老马突然意识到不对,心底咯噔一声,抬头往后视镜里一瞄,果然看见王俊凯一双深不见底的桃花眼正盯着自己,不由更加发虚,咽了口唾沫才敢讪笑着继续。


“咳,和你对戏的另一个男主,定了吗?”


这回王俊凯倒是没省着口水,甚至露出一个让老马冷汗岑岑的漂亮微笑。


“易烊千玺呀,所以就算到时候影帝落在他头上,不也是公司的荣誉吗?”


老马哎唷一声,心说你这阴阳怪气的说法不知道的以为你针对同公司艺人,也就自己知道才明白这是讽刺公司利益当头兔死狗烹呢。


“我知道你不满公司的作为,但是这个圈子就是如此,损失一个同期的同事,换回一片未来的江山,这笔买卖值。”


老马知道自己这话不中听,但往长里说算得上陈年往事,他当真觉得王俊凯不该再为此纠结,可眼下多了层新的交集,易烊千玺这道死结,解不开就只能绕过去了,王俊凯绕了这么些年,没必要在这关头翻回去使劲儿。


可王俊凯这么个认死理的,要能痛痛快快听话,也不会让老马这么多年都是操心过来的。就像现在,因为老马一句话,他就扔了所有镜头前的礼仪周全,眼含怒火随时要炸。


“同期的同事?”王俊凯冷笑一声,声音里的寒凉刺得人发麻,“是啊,我们两个,不过是碰巧在同样的时期因为少不更事被贵人挖来送出道,训练一起吃住一起工作一起学习一起,我们庆幸有一个互相支撑的同伴,这感情在公司安排我们炒CP的时候是感天动地真心可鉴,利益受阻强迫单飞的时候就成了年少戏言当不得真?那些快乐的悲伤的感动的畏惧的都是一场说散就散的雾,公司一阵卷钱的风吹过去就什么也不剩了对吧!”


“小凯!”老马厉声制止,他素来心疼小祖宗,但该严厉的时候就马虎不得,“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这些话对你毫无益处,别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王俊凯当然不会被唬住,他略带悲凉地看了一眼老马,声音虚无而冷淡。


“那又如何,我的话,你会说出去吗?”


他不是有恃无恐,他只是无所畏惧。


“当然不会,但祸从口出,你不得不防。”


“呵。”


王俊凯意味不明地哂笑一声,面无表情地侧头靠着车窗,外面飞速闪过的景色掠入眼底恍惚到像是生出了窒息之感,这世间从来都沉重如无休止地奔跑,只是有人向往终点,有人疲于奔波。老马叹息一声,也不再打扰陷入沉思的王俊凯,一心开车载着人回到他该去的下一场名利风光中。


要说不是冤家不聚头,即使易烊千玺和王俊凯算不得冤家,也毕竟在最青涩的年代里做过交心的朋友,如今生疏成点头之交的同事,又都在圈子里占据一席不容小觑的地位,同源出道和发展经历如此相似,个人风格的迥异也改变不了他们不得不成为竞争对手的事实,双方王不见王其实是最好的平衡,可这刚接下了同一部本子,还没有个缓冲,进门就避无可避的撞见,也实在有些令人措手不及。


易烊千玺同样是从一个通告下来回公司开会,在门口碰到王俊凯时表情极为淡泊,浅而亮的琥珀眼扫过来,无端让人心生平静,王俊凯从车上下来时带着的低气压消散了不少,但仍然无法做到心如止水,每次见到易烊千玺,他总是忍不住想他们曾经是那么的要好,要好到一想到人会长大,就有种无能为力的恐慌。


现在他们早已成年,那恐慌的确应验过,又在现实的碾压后碎成齑粉,徒剩一点感伤,在各自风生水起的拥护中,除了彼此偶有的短暂旁观,连缅怀都及不上。


不知是不是先前的剧本太引人入胜,这段不长不短的回忆过后,再见易烊千玺,王俊凯感受了很久没有体会过的错杂心绪。他一向多情的眼里,少时有精明灵动,有温柔宠溺,有张扬得意,对着易烊千玺从来百般惊艳,此刻也只能留下一汪空空如也的深潭,静默无声。


反而是易烊千玺主动走过来搭话,打破了多年悬而未决的一线犹疑。


“那部戏……”易烊千玺一开口,王俊凯就集中了全部的注意,眼睛不由自主回望过去,看着那一向淡然的面容上嘴唇开合,邀请他的声音不同于记忆里的柔软腔调,低沉地宛若某种神谕,在引着他走向该去的地方。


易烊千玺声音很轻,但很诚恳。


“郁导说进组前会先安排一次主创的剧本研讨会,主要聊一聊角色的磨合。”他停顿一下,眼里闪动着莹润微光,然后便加重了语气,笃定道,“这次和你共演,我很开心。”


王俊凯几乎迟疑了半秒,本能却让他迅速接纳,易烊千玺如此直白的语言,确确实实让他产生了些不真实的感触,但那人的表情又是那样真挚,他觉得暖流冲刷进刚刚还稍显荒芜的内心。


“我也很开心。”他说,然后忍不住又重复道,“真的,非常开心。”


 


02


“邬童和尹柯,吵架过,冷战过,跌倒过重头再来过,笑过哭过也怒过闹过,并肩作战过也分道扬镳过,是一起征战一起登顶一起享受荣耀的人,他们最懂对方,彼此理解,彼此互补,分享人生。”郁风坐在首位,看向两侧坐着的王俊凯和易烊千玺,调笑着补充了一句,“你们可以理解为——灵魂伴侣。”


王俊凯被这出自第三人之口的肉麻情感冷不丁激了个哆嗦,刚想扭头看一眼易烊千玺的反应,就听见一个颇为恼怒的声音。


“郁风你在这胡说八道什么呢,腻歪死了!”


坐着的三个人同时看向门口,邬童抵着门似乎因为郁风那段描述走都不想走进来,脸上明晃晃地透着嫌弃。后头的尹柯一手搭上邬童的肩膀推着人进门,一边朝里面已经站起身表情各异的三个人温和地笑笑。


“别理他,就是害羞而已,郁风你说的问题不大,就是该委婉一点。”


“我害羞?”邬童不可置信地看了眼尹柯,身体倒是很诚实地顺着力道进了门,“现在可不是小时候你哭个没完的时候了。”


尹柯内心翻了个白眼,面上还是彬彬有礼的模样,他小声在邬童耳边威胁了两声,在邬童不情不愿地瞩目中和郁风拥抱了一下,然后走到了王俊凯身边和他握手。


“你好,另一个邬童。”他似乎对这样的称呼异常偏爱,笑眯眯的眼神里都透着欣赏。


王俊凯愣愣地握着尹柯的手点了下头,声音都木了几分。


“你好。”


尹柯又去和易烊千玺握手,并且更加仔细地打量着,却把握着适宜的尺度,不会让人觉得冒犯。


“你也好,另一个我。”


“你好。”易烊千玺还是波澜不惊谦谦君子的做派,握手时点头回礼。只是虽然尹柯给他的感觉很舒适,但和邬童旁若无人的亲密又过于明显,联想到他和王俊凯的角色原型近在眼前,就有种难为情的不自在感。


还是郁风打破了有些微妙的气氛,他手掌拍合,取得了大家的注意才开口。


“好了,尹柯你这打招呼的方式也太别致了,不过好歹也认识了,都是朋友不用太客套,邬童你也打个招呼?”


郁风询问地看着邬童,连尹柯也把目光转过去时,邬童才朝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分别点头示意,虽然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夹枪带棒。


“我和尹柯的经历,本来不是什么非要说给别人听的故事,但既然要拍,就不能烂。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水平,但想想学生时代郁风那两把刷子,只要没偷懒现在应该也不差,所以你们最好干得漂亮些,要是敢把我和尹柯演成什么狗屁不通的样子,我可不管你们多大的排场多高的名气,老子一样diss。”


邬童半点不客气,冷嘲热讽一通狠话,话音一落就被尹柯拍背警告。


“你还当自己是棒球队长教训队员呢?”尹柯的好脾气快被邬童磨破,没好气地教育人,“不会说好话就干脆不要说,你真是除了自己还瞧得上谁……”


尹柯说着说着叹了口气,歉意地看向其余的三个人,本来最后一句也就是随口的挤兑,没成想邬童咧嘴一笑有些顽劣地接了他的茬。


“你啊。”


郁风忍不住低头非礼勿视,易烊千玺也有些无所适从地偏头躲避了一下,刚好看见王俊凯也一脸的不忍直视,突然就有点忍俊不禁。


尹柯嗔怒地瞪了邬童一眼,反而助长了邬童调戏的气焰。


“看我干嘛?不信啊?我说我瞧得上你——”


邬童特意把口型做得十分清晰,一个字一个字拖长音节调试图激发尹柯恼羞成怒到脸红的可爱反应,结果碍着外人在场,尹柯的确恼羞成怒了,却只是面无表情地用可以稳稳接住邬童投球的手给了自家投手凶狠的一巴掌。邬童委委屈屈地安分下来,臭着一张脸坐到了离众人最远的位置,一句话也不愿再说。


尹柯头疼地表示不用理他,一会就正常了,一桌人总算拉扯进了正题。


“咳……”郁风清清嗓子,经历过刚才一出闹剧之后本来端正的态度突然有些羞耻,他看了看憋笑的王俊凯,又看了看平静的易烊千玺,示意了一下邬童和尹柯的方向,才继续说话,“邬童和尹柯的关系,不是什么秘密,不如说是无人不知,毕竟也是公开过的。在剧情里,感情的渲染十分重要,我希望你们重视这一点。”


邬童和尹柯当年服役于国际棒球俱乐部的时候,本就是赛场上备受瞩目的王牌投捕搭档,明星球员不仅担着球队的名声和胜败,也担着粉丝的追捧,私生活虽然不像娱乐明星一样被人恨不得掘地三尺,也总是受人关注的。与其被动任人指摘,不如光明正大坦然面对,所以在经历过那么多悲欢离合的小半段人生后,邬童和尹柯选择在夺得棒球世界级比赛冠军大满贯之后公开出柜,在最庞大绚丽的荣耀加身之时承认这段感情,也许是最适合的时机了。他们已经获得最举世无双的成功,不必担心任何坠落的惨痛结局,如此纯粹的感情没有引起大规模的辱骂抵制,反而为他们的成就镀上一层金光,让他们的爱情和理想融合成最令人艳羡的景象。


王俊凯敛了笑意,易烊千玺的面色也更加肃穆,他们已经看过剧本,已经用主人公的视角切身感受过那段称得上跌宕的精彩人生,故事的主角那么年轻,甚至现在就在他们眼前,可那种沉浸于旧事里的震撼,依然萦绕心头。


郁风看向他们,在邬童和尹柯的注视里朝两位年轻的演员露出充满信任的微笑。


“这部电影,不仅讲运动,讲梦想,也不仅讲友情,讲爱情,还要讲取舍,讲成全。我希望表达的东西有很多,多一分累赘,少一分寡淡,其中分寸,我要的可不只是不拙劣,而是要做精到。”


“我们明白,郁导你放心,虽然这不简单,或者说很难,但我们一定不会辜负你们的期待,不会辜负这段人生。”


“郁导,我们竭尽全力。”


邬童闻言抬眼看了看两个人,这次倒没出言嘲讽,尹柯看透他似的乐了,邬童就撇嘴不理会。


郁风收下了两份恳切的保证,他摸着桌上剧本的边角,有些打趣着说道。


“原本请邬童和尹柯两位本尊过来,除了必要的棒球指导之外,就是要帮你们找相处间的状态,这两个人看起来气质迥异,但是真默契起来可是神鬼让路,你们俩可要注意了。”


“也没那么严重,我们只是习惯如此了,其实还好吧,不吓人。”尹柯见他们说完了严肃的话,也就不再顾忌,小小地开了个玩笑。


邬童没说话,只在行动上大刺刺揽住了尹柯的肩膀,挑衅地看着那头扶额的郁风和显然还没适应下来的两位年轻演员。


总而言之,两个人都没收敛的意思。


“算了算了,我可不想戏还没拍我的两个主演就被吓跑。”郁风摆摆手,不管王俊凯和易烊千玺明显的“我才不会这么轻易退缩”的眼神,安排了新的任务,“这样吧,本来就要了你们一天的行程,现在时间还早,你们两个干脆把定妆拍了,差不多下个礼拜,准备官宣。”


于是摄影棚里,邬童和尹柯全程围观了定妆的拍摄过程。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本就初露成熟的轮廓,修饰一下立刻就回归了少年时的青涩味道,饰演少年时代的邬童尹柯,无论外形气质都当仁不让。


“这队服还挺还原。”邬童百无聊赖地扫视着镜头下两人的穿着,难得认可。


“郁风好像专门回了趟长郡,没想到当年英华的教具真的还留着,你猜谁给帮的忙?”尹柯的声音里有一层怀念的笑意,似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焦主任,是不是很意外?”


“竟然不是陶西,没意思。”


“嗯?你还别说,教练要不是忙着和安主任度假,肯定早跑回来凑热闹了。”


“嘁,不务正业。一把年纪了还这么浪。”


“真好啊……”


邬童一怔,本来随意搁置的目光转回突生感慨的尹柯身上,却只见脸上和眼里都是温柔笑意的恋人直直看向闪光灯里互动的人影,像是在看他们历历在目的青春,于是他也释然,握住尹柯的手陪他一起看那美好的氛围。


TBC.




想要红心蓝手和评论,给我写完它的动力(*╹v╹*)




这个设定原本是北鼻8里想用的,因为觉得单身狗被凯千和wink混合双打只能抱团取暖很好玩,现在北鼻8弃了,就单拿出来改一改,不过处于短篇不够写长篇没时间的尴尬状态,希望2-3发完结掉,别像前科一样现在都压箱底不知何时重见天日了o(╥﹏╥)o

评论

热度(618)

  1. 梨涡里的星星眼和小虎牙烈酒洗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