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涡里的星星眼和小虎牙

历历【下】

烈酒洗剑:

娱乐圈双星带投捕夫妻,无可上升


【上】【中】


文集



05


王俊凯眨眨眼,心里骤然生出一股蓬勃的希望,眼里也漫上一层亮光,他期待地看向易烊千玺,试图理解对方话里的含义,是否为他所盼望的一样。


易烊千玺被他的目光灼的动容,喉咙发紧,坦白的话语辗转几圈就要脱口而出,偏偏被不合时宜的敲门声打断。


“千玺?小凯是不是也在你这里?”


郁风的声音模糊不清地传来,王俊凯暴躁地锤了一下枕头,很想就这么拽住易烊千玺不要理会外界的声响,可到底也只能任由房门打开,温情的气氛被冲散,繁杂涌了进来。


“对戏呢?”


郁风随着易烊千玺进门,没往里张望探人隐私,就站在玄关温和地笑着,易烊千玺却明白郁风大抵也听到了什么不好的风声,也许是来敲打他们的。


“明天走廊争执和操场坦白的两场情感爆发重头戏,我想先找找感觉。”


易烊千玺垂着眼,真叫他撒谎,依着平日里耿直的性格是必然会露出端倪的,此时他不去看郁风的眼睛,反而回头看了眼王俊凯的方向,那人大概也觉得自己在里面避着不合适,这会踩着软绵绵的拖鞋站到了易烊千玺身后,一手撑着墙面一手搭着身前人的肩,朝郁风一乐,算是替易烊千玺解了围。


“他老觉得自己哭戏还可以再精进点,我就陪他多试试。”


易烊千玺的哭戏到底行不行,王俊凯心里清楚,各自经营事业几乎成了平行线的日子里,他总是会找来易烊千玺的作品观摩品味,而每到了易烊千玺的眼泪出现时,无论什么情绪,他都会被感染地沉浸其中。虽然现在说来是借口,可明天的哭戏,他确实是期待的,因为这一次易烊千玺是在他的眼前哭,他以前就想过,易烊千玺哭起来寂寞又安静,涣散的目光里晶莹一片,让人心疼得厉害,能不叫他哭是最好的,若一定要哭,他就该陪在他身边。


郁风看了看他们两个,有些无奈地叹口气,伸着指头有些头痛地分别在两人面前点了点,表情像个要教训闯祸的弟弟却无从开口的兄长。


“你们可真是不枉费在这条路上跌跌撞撞一路从孩子长成大人,这点精明劲可拿捏住了。”郁风不是讽刺,而是感同身受惺惺相惜,此刻还有种以过来人的身份许下承诺的郑重,“别的不说,但我自认看得清事理交得起朋友,该为自家人说话的时候,我也不会放着疯狗朝家门狂吠。”


易烊千玺和王俊凯不约而同愣了一愣,郁风向来都给人如沐春风的印象,即使做了导演也少有严厉到产生距离感,但刚刚那话说的已经很是严重了,几乎到了冷厉的程度,他们禁不住有些讪讪,流言蜚语尚不该在意,但身边人都这般洞若观火,着实让人有些无措。


郁风似是看透了他们的尴尬,轻松地笑了笑,打趣两个阅历尚浅的后辈。


“别这幅表情了,我就是过来提醒你们揣摩角色也适度,别适得其反坏了状态,干嘛弄得我像是教导主任抓违纪一样。”


王俊凯接收到了郁风给的台阶,立马点头称是,易烊千玺勉强扯了下嘴角,又觉得自己太过僵硬,鼓了股脸颊深呼吸后才和郁风道了晚安。送人出了门,两个人站在门后相顾无言,他们心里都清楚剧组的朝夕相处,人来人往这么多双眼睛,纸包终究包不住火,但什么时候放开这把火,在他们自己尚未挑明的时候,当然更加无法决断。


“之前尹柯说我很在意你。”


王俊凯突然开口,易烊千玺被他惊地抬头,正好撞进王俊凯潋滟的眉眼。


“我说是小时候遗留的习惯,惯性使然让我对你过于关注,但我很清楚不只是这样。”


易烊千玺静静地看着王俊凯,听到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呼应那份剖白。


“你说他们是不是都看出来了?”易烊千玺低沉的嗓音接过王俊凯落下的间隙,他看着并无吃惊神色的人,知道对方和自己想到了一处,便歪头笑着在眼里揉碎一片星光,“看出来我和你两情相悦?”


“噗——”王俊凯颤着肩膀笑出声来,心心念念的开诚布公就这样抖落出来,有点随意,但也似乎合该如此,笑着笑着,他就带了点哽咽去揉易烊千玺的头发,声音轻飘飘回旋,慢慢找到归宿,落到了易烊千玺漾开的梨涡里,“我还以为你会好好告个白,结果还要捎带上我。”


“哎——”


听了这话,易烊千玺提着调子哎了这么一声,被王俊凯有些肉又暖烘烘的手揉着头,干脆身体往旁边靠了靠,揪着那手绕过自己脖子顺势朝人贴过去,嘴里却冒出一口痞气的京腔,笑容也多了点不含恶意的挑衅与得意。


“想什么呢~”


本就磁性的嗓子拖着长音撩拨听者的神经,尾音婉转,缓缓向上勾了勾,透出一点缠绵挑逗的意味,加上那鲜活臭屁的小表情,王俊凯几乎立刻就想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抱进怀里揉搓一番。


揉搓尚待考虑,但抱却是当下抱了的。


“听听你这嘚瑟的调调,还挺飘啊?”


王俊凯跟曾经一样捏着易烊千玺的脸蛋,不像小时候那么圆润,可棱角分明的样子被扯出滑稽的弧度来,才显得他还是旧日里一样可以亲近的存在。


“不然你还想听什么?”易烊千玺随意颠着腿,向上瞥了瞥王俊凯哭笑不得的表情,拍开某人爪子嫌弃道,“你先前,本来眼就自带特效还那么深情地看着我,我再肉麻点,那这部戏的基调恐怕就绷不住了。”


“唬谁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两个毛病。”王俊凯被他弄得也伤感不起来,伸出俩手指头仿佛比了个“yeah”,“一个是爱凹你的大佬作风,一个是本质害羞。”


然后王俊凯就眼睁睁看着易烊千玺挣开自己的怀抱,抱臂站在自己跟前用一种大佬俾睨的眼神上下瞅了瞅他这个刚刚还是被表白对象此刻却沦落成抨击对象的人。只见易烊千玺嘴唇扭动了几下,面颊跟着嘴型变化光影浮动,最终他微微仰头,吐出一个几经酝酿字正腔圆的“滚”来。


王俊凯几乎被他气笑,倾身一扑把人带到了床上,挠起了底下这不老实的人最脆弱的痒痒肉。


“你大可以仗着我喜欢你胡作非为,相对的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哥!哥别闹!哈哈哈哈老大不小了咱成熟点行不?哈哈哈……”


门外本来想把小祖宗揪回去的老马还没来得及敲门,里头就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笑声,幸亏宾馆隔音良好才没坐实了扰民的罪名。老马把耳朵贴上房门,隐约能听到易烊千玺难能一见的放肆笑声和断断续续的气喘,就是听不见王俊凯的动静。


老马心思转了好几圈,觉得这门敲也不是不敲更不是,急得团团转的时候门自己打开了。


王俊凯扶着把手和自家经纪人门里门外隔着一道阴影面面相觑,最后才轻手轻脚关了门往自己房间走。老马记挂着这是走廊,亦步亦趋跟着进了房间才爆发。


“没完没了变本加厉死性不改是不是!”


王俊凯油盐不进地甩过去一个不想搭理的脸色,钻进卫生间洗漱,老马就跟在他屁股后面叨叨。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非要和千玺不清不楚的,多少人盯着你们呢?非得出个绯闻再发酵成丑闻就满意了?你说你们好好当个兄弟情深的朋友点到即止不行吗!还有那……”


王俊凯叼着牙刷一嘴泡沫从镜子里看喋喋不休的老马,有点好笑也有点歉疚,他刷着牙漱着口,咕哝不清也理直气壮地坦白。


“我和千玺互表心意了。”


老马一口气没提上来,愕然地死盯着镜子里王俊凯镇定的表现,试图说服自己刚刚只是幻听,而镜子里王俊凯那副笃定的样子都是假象。然而王俊凯偏要洗了脸擦了嘴,用一张再干净不过的脸面转过来对着已经凌乱的经纪人,一字一句清晰地重复。


“我和千玺互表心意了,兄弟情深不可能,伉俪情深还靠点谱。”


“你!你你……”老马气急攻心,你了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最终也只能挫败地长叹一声,一脸的无可奈何,“你们这么年轻,怎么敢这样赌一段不成熟的感情。”


“不是年轻就不能有成熟的感情的。”


“哦?把小时候的友情在将近七年后突然转化成爱情,成熟吗?我只认为你们不满于管制压抑太久,爆发后以这种方式去报复和宣泄。”


“用自己的感情去报复不值得的事物,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千玺是?”王俊凯甩开擦脸的毛巾,脸上一层薄怒直逼老马面门,近乎有了咄咄逼人的气势,“随意对我们的感情指手画脚评头论足,这难道不是大众的自以为是吗?马哥,你也是这样傲慢的人吗?”


老马被王俊凯最后轻声的疑问重重敲了一记,他想,到底没法再护着羽翼丰满的小祖宗去冲破樊笼,追求想要的了。他们已经有了自己绝对的掌控,再不需要别人护着。


这一个晚上,似乎经历了一场重大的转折戏码,戏中人心思各异,却还得把这戏演下去。


 


06


郁风看着镜头里擦肩而过背道而驰的两个人,面对面时的剑拔弩张和转过身去的不甘固执被王俊凯和易烊千玺诠释的很是到位,这场邬童尹柯青春决裂的矛盾深化在他们的演绎下成就了一番锥心画面,在场的人无不为之感慨,只是他们还没出戏,两个主演倒是一身轻松地抽离出来挤作一团,暖手喝水分外和谐。


尹柯讶异地拍了拍监视器后的郁风,有点玩味。


“他们怎么跟突然开窍了似的,这个状态可不比刚开始苦大仇深的样子。”


郁风掩饰性地咳嗽了一声,看起来有点苦恼。


“我可能昨天无意中助攻了一把?总之看起来俩小孩是不打算藏着掖着了……”


“嗤。”邬童在旁边发出声嘲笑的气音,抱着胳膊懒洋洋地吐槽他,“小屁孩明目张胆,你就是为虎作伥。”


三个长辈扎在镜头外面念叨小辈的不是,那头王俊凯和易烊千玺远远朝他们挥了挥手,似乎在呼喊着什么。


郁风仔细借着镜头的高清效果辨认了一下,忍俊不禁地替他们给两位本尊传达。


“哎,下战书呢,问你俩对人生名场面什么看法?”


邬童朝远处笑弯了腰的两个大孩子翻了个天大的白眼,转身就走,尹柯摇着头一脸拿你们没办法的宠溺,也跟着去了邬童走的方向。郁风朝自己的两个主角摊摊手表示爱莫能助。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抱着剧本笑得更欢了。


互诉衷肠之后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的状态出奇的好,仿佛中间蹉跎的小七年不复存在,该有的默契分毫不差。他们之间,从不想用暧昧不清却无疾而终的少年爱恋去形容曾经的相处,毕竟那时的他们懵懂天真,悸动不假,更多的却只是简单又忠诚的维护一个朋友,走到如今的地步,不过是太多种纷纷杂杂的因素综合作用,不曾忘怀,愈演愈烈,怀念的渴望的交织在一起,最终在又一次产生交集时爆发出轰然巨响,他们由衷感谢,这一场际遇戛然而止后,还有机会再度续写。


戏拍得顺利,很快剧组就迎来了杀青群戏,也就是邬童尹柯领奖台当众示爱亲吻荣耀的场面。郁风在中段的部分校园戏里曾友情客串本色出演他自己,又体会了一把当年情绪,便死活拉着邬童和尹柯也出镜,邬童当然嫌麻烦,却又被尹柯逮住了打趣的机会。


“当年《刺》里邬童的演技,对着仙人掌也能一脸深情地念情诗,区区客串不在话下,是吧邬童?”


邬童看着尹柯温润的浅笑只觉得他不怀好意,眉毛吊得老高。


“可惜我当时没赶上现场看到哈哈哈哈。”


对于郁风的火上浇油,邬童就没那么客气了,干干脆脆喊了声“闭嘴!”。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在他们自己吵作一团的时候暗搓搓搜了搜长郡的官网,依着邬童这种荣誉校友风云人物的身份,很容易找到了当年画质欠佳的视频,还意外看到了邬童拍的校园宣传片,王俊凯指着视频里笑得一脸僵硬的邬童闷声大笑,差点打跌。易烊千玺眨着眼睛一样忍着笑,很给面子地夸了夸。


“我看邬童前辈小虎牙挺好看的。”跟身边这傻子有得一拼。


“哎你也觉得?”尹柯被勾起了兴趣,凑过来和易烊千玺头碰头地看,倒把王俊凯挤到了一边,“我当初也这么说的,邬童还不乐意。”


王俊凯当然不干了,夺过手机抢过了易烊千玺的注意,眯着眼语气危险。


“你说谁的虎牙好看?”


“你的你的你的,幼稚死你了!”易烊千玺敷衍又嫌弃,拿回手机继续欣赏。


尹柯看着俩小朋友闹,陡然感到一阵本能地防御性,扭头一看,就见着邬童目光沉沉不知所想。邬童站过来,气息兜住尹柯,眼睛却盯着王俊凯笑开花的嘴角,仿佛看到了什么威胁。


“再说一次。”


“啊?”


尹柯的思路突然跟不上,他顺着邬童的视线去看,被某人的虎牙晃了下眼,明白了,心下好笑,觉着过去这么长时间怎么也没见这人在意,拿出来说的时候倒知道争了。他顿了顿,想着邬童这猫一样的性子还是得顺毛哄,遂了人心意。


“邬童的小虎牙最好看了,可还满意?”


邬童听着尹柯低沉悦耳的声音心里格外舒坦,满意地挥挥手同意了郁风客串的请求。


最终邬童和尹柯的镜头被安排在观众席上,这一次用旁观者的新奇角度去见证曾经他们走过的荣誉征途和真情流露。


剧组在应有万人集结的体育场里搭建布景,虽然不会真的找来数目庞大的群演观众,但站在场地中央四目仰望,依然能感受到那种如山海般磅礴的厚重感,邬童和尹柯曾经就站在这样的地方,去征战四方,扬名立万。


四周钢筋骨架穿梭而过,工作人员来去匆匆,场记导演调度的呼喊凝结成遥远的背景乐,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并肩而立,深刻地意识到他们终于迎来了最浓墨重彩的剧终。这感觉很期待,很释然,有点怀念和不舍,却没有多少负重感。


王俊凯笑嘻嘻地取过那座道具奖杯放在手里掂了掂,试着凑近闻了闻上面金属和油漆的味道,撇撇嘴朝易烊千玺抱怨。


“这么重的味道,还要我们亲它,道具组可真不心疼咱们。”


“你这话说出来也不心虚,不如把之前练球时磕磕碰碰的球棒手套都赔给人家?”


“唉你怎么胳膊肘向外拐啊!”王俊凯把奖杯放回去,坏笑着凑近易烊千玺想要躲闪的脸颊哼哼唧唧道,“先不说亲奖杯,一会的吻戏可是重头,郁导说了,不许借位。”


“不用郁导说你打的什么主意我也知道。”


易烊千玺看起来不甚在意,实际上心里羞得不行,被王俊凯瞧出了门道,佯装轻浮地贴着人脸面吹气调戏。


“说起来公司管得严,你这还算是银幕初吻吧,放心啊,大哥我会温柔的。”


易烊千玺对王俊凯光天化日下耍流氓的行径视而不见,背着手晃晃悠悠踱了两步,这才回头朝王俊凯露出一个小狐狸似的浅笑,连梨涡都透着狡黠。


“巧了不是?我听说大哥你摸爬滚打了几部电影,荧幕初吻不也吝啬着给?”


王俊凯毕竟略胜一筹,听了这话自然不以为耻,反揪住了某人心里的小九九,厚脸皮地凑过去说些讨打的话。


“看来你这些年没少关注大哥我嘛!既然大家都没亲过嘴,好说啊,凑一对迈向新阶段也挺好的是吧!”王俊凯语重心长地拍着脸色明显泛起红的易烊千玺肩膀,不要太得意,若不是郁风喊着戏要开拍,俩人说不定要冷战十秒钟以正视听保全尊严。


好在大家都足够专业,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很快进入状态。


无论是戏中的王俊凯和易烊千玺,还是曾经的邬童和尹柯,他们步履铿锵,目光坚定,一步步走向至高无上的荣耀之巅,在众人瞩目里接过沉甸甸的奖杯,激动喜悦再克制不住,身边比肩而站的是此生最重要的人,这一刻的幸福感无可比拟,两人侧头互相望着,眼里的深情透过巨幕放大,叫在场濒临疯癫的人群感到了不同寻常的氛围,一时间沸反盈天,喧闹人声冲破重霄,似乎所有人都预料到了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件将被他们亲眼目睹,而这里即将变成抵死狂欢的盛大派对。


观众席上的邬童和尹柯此刻作为一对观摩颁奖礼的情侣观众,目不转睛凝视着眼前盛况,比起周遭亢奋的人群他们显得平静沉着,稳如山巅白雪,透彻地仿佛已经看尽人世最美的风景,可细细看去,他们眼里又闪动着无与伦比的火光,生机勃勃,思绪万千。邬童和尹柯站在围栏之前,球场上方巨大的屏幕上是巨幅特写,造就投捕神话的王牌球手彼此靠近。


镜头向下,越过两人十指相扣的模糊剪影,是最高领奖台上,映着铺天盖地的鲜花彩带与震耳欲聋的欢呼庆贺,共享荣誉的青年捧着金光灿灿的奖杯深情拥吻,时光最终没有辜负任何人的期待。


“我和你走过青春,行过低谷,越过高山,还将漫漫终老。”


“有关你的一切,历历在目,刻骨铭心。”


“亲吻你,亲吻荣誉,亲吻未来。”


电影在这一刻的画面里,在邬童和尹柯重叠的声音里,渐渐淡去,最终落下帷幕。


 


07


《历历》取得了圆满的成功,作为郁风的导演处女作,电影主题鲜明,情节紧凑,主演的表现可圈可点,邬童和尹柯最后的出镜更如锦上添花,从路演宣传到幕后访谈,大众口碑十分可观。虽然同性题材的艺术性得到认可,但针对演员本身的八卦仍旧未曾平息,外界揣测多端,当事人却从未正面回应,问到导演等相关人员时,大家的反馈也有些引人遐想的深意。


直到电影上映,王俊凯微博放出一张最后他和易烊千玺拥吻的画面截图,并写下了电影最后邬童和尹柯旁白的台词作为文案,终于正面给了千千万万惦记此事的人一个回答——他和易烊千玺,的的确确在一起了。


易烊千玺对此的回应是放了一张模糊不清的自拍,可以看到里面帽子口罩捂得严严实实的两个人勾肩搭背坐在包场的影院里,再高糊难辨也认得出是他和王俊凯,背后的荧幕上正是结尾落幕的经典镜头,再看那句大佬味儿十足的“没什么要说的,感谢这哥们儿,也感谢一路支持的你们。”,谁都能想象到娱乐圈又将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


反倒是这时候郁风在微博放出来一段明显是私下里拍的独家视频,画面里邬童和尹柯穿着简单的棒球衫牛仔裤,随意的抛接球动作轻而易举流畅漂亮,隐隐可见当年叱咤球场的大将风采。


画外音里郁风问着话,镜头随之轻微抖动,却不难捕捉画面里悠闲的氛围。


“对饰演你们两个的小朋友有什么话要说?”


画面里尹柯刚刚接住一颗邬童的投球,退了两步又抬臂把球丢回去。


“就想说他们做得很好,坚持所坚持的,追逐所追逐的,获得幸福并不是什么难事。”


画面又一抖,转向了另一边全神贯注的邬童。


“邬童有什么要说的?”


邬童旋转身体抬臂提腿,发出风驰电掣的一球,稳稳落到尹柯的手套里,再漫不经心朝镜头一瞥,声音沉缓有力。


“都是被我和尹柯教过绝招的人,有拦路的,送他们三振。”


郁风为这话笑了两声,自己也举着机器歪着身子入境,勉强让自己的脸不因为动作扭曲。


“总而言之,人的品性才是认可的标准,愚者蒙昧,智者自证,你们只管做自己。”


清清楚楚的言论明摆着要给后辈撑腰,王俊凯收了已经黑屏的手机,看向因为这视频似乎被气得不清的公司高层,神情倨傲又不屑。


“从杀青到上映这么长的间隔,我们才公开不为别的,就是要把解约的事情处理妥当一些。”


王俊凯不理会高层铁青的脸色,把处理好的资料合同等白花花的纸张摆在了对面,按照自己的步调掌握了对方无法拒绝的命门,“详细的都在里面了,我也不想多留,您瞧清楚了签字就行。”


王俊凯起身,理了理西装衣摆,把纽扣系上,这才居高临下俯视着问话,似笑非笑的模样叫人心生寒意。


“对了,您知道邬童说的三振是什么意思吗?”他问完,也没打算听什么回答,就自顾自地说下去,“这是说棒球比赛里,打击者经裁判判定获得三个好球后,即被三振。在我和千玺的配合里,不用阴损招数,凭实力说话,该走的路踏实地走,该说的话坦荡地说,该念的恩诚实地念,这就是所谓‘好球’,而如您这般半吊子的‘打击者’——”王俊凯哂笑一声,眼里的讽刺如刀一般缓慢地划过一道痕迹,近乎有了玩弄猎物的残忍感,醇郁的嗓音低声宣判,“已经出局了。”


他大步流星走出从少年起就无数次经过的大门,将吞吃不得遭到反噬的公司甩在身后,迎向了等在车边的易烊千玺。他的爱人见他锋芒毕露的眉眼,讶然的感受到一股春风得意绽开在桃花眼低垂的眼尾,面上露出些在他看来全无必要的担忧。


“这种场合我不上去还是不合适吧?你都摆平了?”


“有什么不合适的。”王俊凯不以为意,大手一挥带着人上了车,一边系安全带一边显摆,彻底转移了话题,“当年学了车也没机会带你兜风,以后秋名山车神带你飞啊~”


易烊千玺一手攥着核桃一手攥着安全带,闻言怀疑地扫视了一圈跃跃欲试的某人,还是没放下心。


“你没把老马丢了吧?”


王俊凯一踩油门,车子轰然窜离原位,留下一句似是而非的回答飘散在空气里。


“老马?这会儿大概在哭吧。”


毕竟,王俊凯走得潇洒,可善后的事总得有人做。


“我真是造了孽啊摊上这么个把别人当祖宗的祖宗!”


老马哀嚎着,满脑子都是王俊凯拉着易烊千玺的手忙前跑后心甘情愿的死样子,偏偏易烊千玺也惯着,王俊凯怎么折腾都随他,兴致高昂了还会火上添把柴,非得闹得他火冒三丈了才罢休。他也是不明白,各有各的经纪人,怎么易烊千玺那份也算在他头上?


这可是不得了,是不是所有力排万难走在一起的冤家,都要为非作歹祸患别人?


至于坐在电影院最后一排情侣座的邬童和尹柯,摘下3D眼镜还有点没回过神。


尹柯揉揉被邬童靠酸了的肩膀,笑着回味电影里的点滴。


“重返青春啊,这么看我们当初还真挺戏剧化。”


邬童可没这么多对剧情的感慨,就拎着眼镜不满地抱怨。


“郁风这后期特效不行啊,决赛那一记指叉球可是绝杀,他就做个这么简单的CG,自己是外行就打算也给观众看热闹吗?”


其他人已经走空,只有邬童还在喋喋不休地数落专业槽点,清洁人员仿佛看神经病一样的目光扫的尹柯浑身不自在,彻底听不进这人神奇的注重点,拉住邬童还了眼镜,逃一样地离开了影院,当真丢不起这个人。


“下次你跟郁风说,让他没做好功课就别拍体育片……”


尹柯忍无可忍地回头打断,眼神凶恶咬牙切齿。


“郁风拍的是爱情片!你这个棒球笨蛋!”


 


END.




差点以为这个要坑,我终于有个上中下写完的了,惭愧

评论

热度(521)

  1. 梨涡里的星星眼和小虎牙烈酒洗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