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涡里的星星眼和小虎牙

黑名单(下)

梧桐一棵


糖浆家的阿若:

并不是我不想更文,要上课要学习没时间我也很无奈啊。好不容易放几天假,第一时间就来更文了……


然后,大家七夕快乐,一起在家愉快地做数学题吧。


歌凯明天更。



正文如下:



是夜,天际凉如水。尹柯独自坐在操场边,看墨色的天空,内心酸涩。天上的星星很少,却很亮,像邬童的眼睛,让人心生欢喜。


回忆翻箱倒柜地朝他涌来,那段明亮得奢侈的时光,像是害怕被他淡忘般一次又一次出现在他脑海,不让他好过。


猛然惊觉,自己又在想那个人。尹柯自嘲一笑,真没出息啊……为了他和母亲吵架,然后离家出走,明明有那么多地方可以去却选择了回到中加,回到他们最初相遇的地方。


尹柯一直知道母亲把他当成骄傲,他也很乖,努力完成母亲的要求,努力当一个好孩子。然而,他却为了邬童,一次次顶撞母亲,甚至过分到离家出走。可是,邬童呢?把他拉进黑名单,凶他吼他,还和别人走得那么近。即使是这样,他还是喜欢他喜欢得无可救药。


“邬童………”


邬童,我每一次哭都是因为你……
邬童,我不想当什么乖孩子,我只想待在你身边……
邬童,我好累,你能不能不要走那么远……
邬童,我好想你………







“尹柯!”




是幻听吗?尹柯站起身,没有回头,不敢用力呼吸,他紧张地拽紧衣服下摆,听身后越来越清晰的脚步声。


夜色越来越沉,尹柯的眼睛越来越亮,他转过身,然后一个拥抱撞到了他身上。


许是奔跑的缘故,邬童身上的温度很高,喘气声很乱,心跳也很快,一下一下有力地跳动着,通过相拥在一起的躯体传到尹柯的心脏。


真好,自己正在想他,而他就立刻出现在眼前。尹柯微微笑开来,刚才的压抑情绪一扫而光。


“你吓死我了!这么大个人了还离家出走,你幼不幼稚?”


他训他,尹柯却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听的训话。


“我问你话呢!”听不到回答的邬童又凶巴巴地补了一句,态度恶劣,抱着尹柯的手却没松开分毫。


“你在担心我?”尹柯心情很好,连声音都变得清澈轻盈。


“不然呢?”邬童放开尹柯,在看到尹柯红红的眼眶后又慌乱起来,“你刚才哭了?”


尹柯难为情地别过头,用手背胡乱擦了下眼睛:“就是……刚才和妈妈吵架情绪激动了点……”


“为什么要吵架?”


“……”


见尹柯低着头不肯说话,邬童无奈地叹口气,掏出口袋里的钥匙扣,在尹柯面前晃了晃:“还记得这个钥匙扣的意义吗?”


尹柯脸上写满惊讶:“我以为你早把它丢了。”


“可是我没有。”


“……”


“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吗?”


“……”


“尹柯,你知道的。”


“邬童,我……”


“尹柯,我一直在等你的解释。”邬童的声音如水般温柔,“别总把我推得远远的,我想知道你的一切,我想你知道,不管面对什么困难,我都会在你身边。”


消失了一年的安心和温暖又回来了,像潮水般在尹柯心里哗哗哗地流淌,他笑了,他的邬童,终于愿意回到他身边了。


两人并肩坐在操场边,尹柯淡淡地说着当初的事,邬童却听得心里一片兵荒马乱。


原来,他独自承受着这么多压力,受了这么多委屈,而自己却一直对他甩脸色,还愚蠢地以为,自己才是受害者。邬童,你真该拉出去枪毙了。


邬童把身边的人拉进怀里紧紧抱着,说出的话里都含着心疼:“你怎么那么傻,什么都不跟我说。还一走了之,让我像傻子一样埋怨你。”


“本来就是我食言在先……”尹柯突然觉得委屈,声音闷闷的,“再说了,你的电话我也打不通,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了……”


“我………”邬童心里抽搐了一下,当初他有多怨尹柯此刻他就有多恨自己。


他轻轻地开口,声音涩涩的:“对不起。”他欠尹柯好多句对不起。


尹柯摇了摇头,只一个微笑就让邬童心情好转。


“你笑是什么意思,是代表原谅我了吗?”


“也许吧。”


模棱两可的回答让邬童不禁扬起嘴角,“什么意思?”


尹柯歪着头,眼里笑意更甚,“我在想,我这么轻易就原谅你是不是显得我太随便了。”


“也是啊,那怎么办呢?”邬童笑得恶劣,手暧昧的往尹柯腰间移去,带着威胁的意味。


尹柯怕痒地往后退,邬童的手却穷追不舍,他只好缴械投降:“好好好,原谅你了。”


“真的?”那人却不依不饶。


尹柯红了脸,鼓起勇气看着邬童:“谁让我喜欢你呢……”


邬童一愣,尹柯你你你怎么一言不和就开撩呢。


尹柯紧张得手里湿湿的都是汗,奈何对面那人像是被勾了魂似的愣愣地发呆。


在邬童的认知里,谁先表白谁就赢,而他此刻正在努力地想怎么挽回他作为攻的尊严。


等不到回应的尹柯气恼地瞪他一眼:“你倒是给个反应……唔!”


邬童扣着尹柯的脑袋,吻得霸道又温柔。


尹柯的嘴唇柔软得像云,邬童迷恋着迟迟不肯离去,直到尹柯因为缺氧而轻轻挣扎起来,他才不舍地放开他。


邬童直直望着尹柯诱人沉醉的眼睛,红着脸道:“这个反应,你满意吗?”


尹柯:“……”满意你大爷啊!流氓!


看着尹柯又羞又气的模样,邬童心情愉悦地笑出声来。
本来想着再调戏他几句,却听见尹柯父母由远及近的喊声。


两人一起站起身来,尹柯妈妈跑到尹柯面前扬手就要打他,被邬童和尹柯爸爸拦了下来。


邬童大惊,妈的好险!要是他们来早一步,看尹柯妈妈这架势他今晚估计就得被抬回家了。


尹柯低着头倔强地抿着唇不说话,看得邬童心里一阵一阵地心疼。


尹柯妈妈在陶老师和尹柯爸爸的安抚下情绪渐渐稳定下来,看着尹柯又变红的眼圈,心一下就软了,放缓了声音看似责备实在担心地说了句:“还不回家!”


尹柯委委屈屈地跟在妈妈身后,走了几步后像想起了什么又回过头来,对着邬童扬了扬手机,道:“黑名单。”


邬童回给他一个安抚的笑,点了点头。





第二天早上,尹柯进了教室直接走到邬童面前,长腿一跨反坐在邬童前面的座位上,语气不善道:“怎么回事?这位哥们。”


邬童无辜地看着他:“什么怎么回事?”


“你少给我装聋作哑,怎么我还是打不通你电话?”本来昨天晚上想打给他你侬我侬一番然后相互道个晚安的,谁知道竟然!他妈的竟然!打不通!妈的好气哦!


邬童说得理直气壮:“昨天只是你原谅我了,但我还没原谅你呢。”


尹柯眯起眼睛咬牙切齿:“原谅——什么?”


“原谅你不信任我还不辞而别让我承受这么久的相思之苦。”邬童说完认真地点了点头,嗯,就是这样。


尹柯:“……”过分!你就是仗着我喜欢你!


邬童看似为难地皱起眉头:“要我放你出来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


“不用了。”尹柯想都没想直接打断他的话,对邬童皮笑肉不笑地道:“我不想出来了,你求我我也不出来。”


邬童:“??????”怎么和想好的不一样?


尹柯怒气腾腾地站起来就要走,邬童连忙拉住他,讨好地笑道:“你别这样嘛,你这样就不好玩了。”


“那你要我怎样?”


“人家只是想跟你约个会。”


“少来,想约会你用这样?”尹柯一脸不屑。


“你坐下。”邬童拉着尹柯坐回来,压低声音在他耳边道:“我想和穿女装的你约会。”


尹柯不敢置信地张大眼睛:“你想死你直说啊我成全你。”


邬童连忙安抚他:“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我就这么个小小的心愿,你就不能成全我吗?”


看着邬童期待的眼神尹柯拒绝的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一番内心挣扎后他不情不愿地道:“好吧,但你得先把我从黑名单里拉出来。”


邬童立刻掏出手机,当着尹柯的面将他的号码从黑名单里移除。


看着尹柯露出满意的笑容,邬童凑到他耳边道:“明天周末,我去你家接你,记得,要穿女装。”


尹柯红了脸胡乱点了点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旁边的班小松目瞪口呆,虽然听不见邬童说了什么,但看尹柯一脸娇羞的模样,就足以刷新他的世界观了好吗?他颤颤巍巍地开口:“你们……跳过和好那一part直接谈恋爱了?”


邬童翻个白眼,不耐烦地说:“关你什么事?”


班小松怒掀桌,邬童你是人格分裂还是怎么着!对尹柯一个态度对我一个态度?我可是队长!队长知不知道!


邬童没理内心戏都写在脸上的班小松,直接越过他对尹柯抛去一个旖旎的笑,成功收获两个可爱的梨涡。


对此班小松表示:怎么申请换座位?不,怎么申请换个学校?





周末早晨,邬童蹲守在尹柯家门口。


终于,一个人(不明物体)走了出来。


邬童皱起眉头,难道是太久没来走错了?不应该啊。


那个不明物体好像看到了邬童,朝他飞奔而来。


邬童眯起眼睛仔细看了看——红帽子,带口罩,齐肩长发,黑边眼镜,宽大的黑色外套,如果不是那双眼睛,他差点就认不出来这是尹柯。


“你是来跟我约会的还是来给我当保镖的?”邬童嫌弃地皱眉。


“这不是你要的女装吗?”尹柯没理他,自顾自往前走:“快离开这里,要是被邻居认出来,多丢人!”


“你穿成这个样子谁认得出来啊。”


尹柯停下脚步,他终于听出邬童的不满:“这不也是你要求的吗?”


“我没让你捂这么严实啊,你穿成这样我啥也看不到。”


尹柯气急败坏地给他一脚:“你想看见啥呀?又耍流氓!”


邬童看见尹柯炸毛就觉得他可爱得不行,顿时乐了:“好好好,我不嫌弃你,但你至少把口罩摘了吧。”


“不行,要是被熟人看见丢人的可是我。”


“不会那么巧的,哪有那么多熟人。乖,听话。”邬童说着就自己动手把尹柯的口罩摘掉,然后他就移不开眼了:“你戴这个红帽子还挺可爱的。”


“……走吧,男朋友。”


“嗯,媳妇儿。”


“…………”


两人像普通的小情侣那样,手牵手逛街,看电影,邬童甚至送了尹柯一朵玫瑰花,当然又被尹柯揍了。


他边躲边笑:“你谋杀亲夫啊。”


“你闭嘴,你别说话!”




华灯初上时,两人站在桥上看倒映着霓虹灯的江水。


尹柯心情很好:“邬童,许个愿吧。”


邬童朝他温柔地笑了笑,然后闭上眼睛。


待他睁开时,尹柯问他:“许了什么愿望。”


“我希望,能和你在春暖花开中看风景,在映日荷花边看风景,在枫叶如火下看风景,在冰天雪地里看风景。我想和你一起看一辈子的风景。”


尹柯听得面红耳赤,心里泛滥的感动却不可忽视。


“你语文不错嘛。”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


两个人一脸惊吓地转过身,陶西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


反应过来的尹柯第一时间挡脸,陶西拍开他的手:“别挡了,我都看到了。想不到啊尹柯,你风度翻翻倒有这种爱好。”


“我不是……这是误会……”尹柯掐了掐邬童的手。


邬童连忙道:“对,这不是误会,是我们在约会。”


尹柯恨不得掐死他,求人不如求己,他捂住邬童的嘴,对陶西道:“陶老师,我们这是在玩游戏,您千万别当真。”


陶西无所谓地笑笑:“我当不当真没关系,关键是——”笑容突然转换为幸灾乐祸:“安主任当不当真了,要是被她抓到你们早恋,那可就………”


陶西说完绽放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邬童拉下尹柯的手,拽着他就跑:“跟他磨叽什么啊,我又不怕他。”


陶西看着跑远的两人,露出一个老母亲般的微笑。


尹柯边跑边冲邬童喊:“为了躲安主任,我还是暂时把你拉黑吧!”


跑了一会发现邬童没跟上来,他停下,转过身去。


邬童在路灯下朝他露出一个明亮的笑容,大声喊道:“尹柯——我好喜欢你啊!”


黑名单又怎么样呢?说到底,也是专属于他一个人的黑名单。他知道,无论什么时候,在他们心里,总有一个地方,是专属于对方的。


未来一路有你,这就够了。























评论

热度(111)

  1. WX🦀💓🐏糖浆家的阿若 转载了此文字
  2. 梨涡里的星星眼和小虎牙糖浆家的阿若 转载了此文字
    梧桐一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