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涡里的星星眼和小虎牙

【梧桐一棵】暖雾

梧桐一棵,和


糖浆家的阿若:

题文无关
不萌真人,只萌两人演绎下的邬童尹柯




正文如下:


天空是彻底的纯粹的蓝色,几朵云张狂地渲染其上,窥测着窗边执笔的少年。伊柯安静柔和得像一幅素描,无需过多色彩的装扮,就已是最美好的模样。邬童单手支着脑袋偏头看得晃了神,这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侧颜。


像是察觉到了邬童胶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尹柯转过头,撞进一双盛满柔情的眼眸里。


偷看被发现,邬童有点尴尬,刚要别过头,却猝不及防被尹柯唇边荡开的轻轻浅浅的梨涡夺了心智,呆愣地停下动作,悄悄红了耳根。


真他妈的好看!


“铃——”上课铃声适时响起,两人犹如大梦初醒般收回对望着的视线。邬童强装镇定地翻着课本,尹柯低垂着头,唇边还有未散开的笑意。


班小松无奈地撇撇嘴,就你俩最厉害,隔着个人还能这么含情脉脉,还敢再嚣张点吗?


这堂是安主任的语文课,照例听写课文。郁风轻轻地用笔帽戳了戳尹柯的背,尹柯心领神会地躲着安主任的视线将听写本递了过去。待郁风再把本子传过来的时候,尹柯看见里面多了一张字条,上面一行字十分醒目:谢谢!放学请你喝饮料吧。


尹柯眉头微微一皱,这本来不算什么,但邬童那个小心眼的肯定又会小题大做。他下意识地朝左边看去,卧槽!邬童那个眼神是要吃人吗?!你是在我这里装了雷达吗?!我的一举一动你都这么清楚?!


邬童压着怒火的表情让尹柯有点害怕,但陶老师的吩咐又一直在耳边回荡,况且郁风待人和善他也不好意思拒绝,最重要的是,邬童的反应太过可爱,他想看看他的怒火能忍到几时。思量再三,尹柯在便利贴上写下“好”,撕下来传给身后的郁风。


邬童看着两人的互动眼睛瞬间暗下来,唇边勾起一抹冷笑:行,尹柯,你就作吧,看我怎么收拾你。


放学后,棒球队一如往常地训练。却少了两个人。


邬童投球的力度和速度都比平常高出不止一倍,作为铺手的队员敢怒不敢言,默默地承受着邬童的暴力虐待。倒是班小松看不下去了,他期期艾艾地开口:“那个……邬童啊,咱们现在只是训练,你不用……”


邬童眉眼犀利地扫他一眼,班小松顿时噤了声,咽了咽口水就想溜走,却被邬童叫住了。


“尹柯呢?”声音低沉得不带一点温度。


“尹柯啊……他啊,他现在应该也许可能……”班小松拖长了声音敷衍道,脑袋飞速运转找寻脱身的方法。


邬童瞪他一眼正要发怒,操场边突然出现尹柯和郁风朝这边跑来的身影。


呵,果然又是和他待在一起。邬童怒火中烧,面无表情地看着来人。


尹柯在邬童和班小松面前站定,微笑着道歉:“抱歉,来晚了。”


班小松拍拍他的肩膀:“没事儿,训练吧。”


邬童却不肯轻易放过尹柯,他带着质问的语气问道:“去哪了?”


班小松看情况不对,小声地在尹柯耳边说了一句“祝你好运”后拉着郁风跑得远远的。


尹柯看着他喜欢的人,狡黠地笑着:“去给你买饮料了。”说着将手里的可乐递给邬童。


邬童一点都不领情,推开尹柯的手,冷笑道:“这不好吧,别人买给你的,你拿来给我?”


对于邬童的无理取闹尹柯只是好脾气地笑笑,温和地说:“我买的。”


听到他这么说邬童的心里好受了点,但嫉妒的种子早已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他明明知道尹柯和郁风没什么,但对伊柯的过分喜欢让他的占有欲空前严重,他冷冷地命令道:“去跑圈。”


尹柯一时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邬童。


邬童伸手拿过尹柯手里的可乐,像棒球一样在手里抛了抛,对尹柯挑眉道:“迟到的惩罚。”


这下尹柯明白了,这是在公报私仇呢,想了半天还是把那句“郁风也迟到了啊”给咽了下去,算了,还是别刺激他了。无奈地撇撇嘴,尹柯认命地向跑道跑去。


邬童看着那无论看多少次也看不腻的背影越来越远,勾起一抹宠溺的笑,他家尹柯这次还真听话呢。他收回视线,转身继续练习投球,但时不时会回头寻一下那个他心心念念着的人跑到哪了。


没有做热身运动就跑圈,尹柯感觉小腿有点抽筋,但邬童正在气头上,他也不敢停下来惹他生气,两人好不容易和解,他可不想又和邬童产生距离。可是他却渐渐地感到力不从心,突然小腿一阵刺痛,尹柯整个人栽倒在地上。


邬童见尹柯摔倒了,扔下手中的棒球就朝他冲过去,同时冲过去的,还有班小松和郁风。三人同时到达尹柯身边,邬童蹲下去扶起尹柯,让尹柯坐靠在他怀里,语气里是藏不住的担心:“怎么了?”


郁风和班小松也蹲下询问。


尹柯痛得皱眉,冷汗瞬间布满他光滑的额头,他紧紧抓着邬童的手臂,小声道:“没事,抽筋了。”


郁风伸手欲去查看尹柯受伤的腿,却被邬童一把拍开,“别乱碰,你没看见他很疼吗?”


“……我只是想看看他伤得怎么样。”


邬童没理郁风的解释,对班小松道:“我带尹柯去医务室,你们继续训练。”


班小松很会审时度势,点头答应后马上拉着郁风离开。


邬童小心翼翼地背起伊柯,脚下生风往医务室跑去。到了医务室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才想起来现在已经放学很久了,校医们早就下班了。好在邬童对这种拉伤抽筋早已万分熟悉,他扶着尹柯在椅子上坐下,到柜子上找来药水,蹲下给尹柯上药。


“嘶——”尽管尹柯早有心理准备,但刺痛还是让他在心里忍不住骂了句“卧槽”。


“很痛吗?我轻点……”邬童看着尹柯微肿的小腿,又心疼又后悔,连上药的手都轻颤着。


“………我没事。”尹柯摇摇头,努力绽放出笑容。看着邬童为他担心,尹柯很无耻地在心里偷偷乐了一下。


擦完药,邬童嗔怪地看着尹柯:“跑个步都能摔倒,你怎么这么笨。”虽然说着责怪的话,但语气却放得很轻,眼神里满满都是心疼和宠溺。


“还不是你一上来就让我跑圈,我准备动作都没做……”尹柯委屈地低着头,微噘着嘴小小声地反驳。


邬童看着面前猫似得耷拉着脑袋的人,什么脾气也没了,剩下的只是满腔爱意。他板着脸佯装生气:“谁让你和郁风走那么近的。”


尹柯闻言忍不住笑出声,眼睛里亮亮的似藏着星星,他看着邬童,调侃道:“邬童,你这是……吃醋了?”


邬童的脸立刻染上几抹红,他瞪着眼,却只是色厉内荏,毫无气势地道:“怎么可能,我没有!”


这下尹柯笑得更放肆了,嘴上还敷衍道:“好好好,你没有。”


哄小孩的语气让邬童恼羞成怒,他危险地眯起桃花眼,放低了音量:“尹柯,你最近很猖狂啊,看来是我对你太过温柔了。”


尹柯一怔,感觉背脊发凉,终于意识到危险,他讨好地笑着,拉拉邬童的衣摆:“没有……我哪敢啊,童~”


尹柯不知道他软软的声音在邬童这完全是一道催情剂,邬童猛地将他拉进怀里,扣住尹柯的脑袋狠狠吻下去。


尹柯只是惊讶了一秒,尽管害羞得脸通红,却是不服输地环住邬童的腰,热情地和他接吻。


肺里的氧气越来越稀薄,邬童却没有要放开他的迹象,尹柯不得不轻轻推拒他。可邬童反而收紧了手臂,吻得更深入。


尹柯才意识到,邬童这是在罚他,罚他和郁风走得这么近……


窒息的难受让尹柯大力挣扎起来,邬童顺势放开了他,看着尹柯在他怀里大口喘气,眼泛泪光,不由心情大好,他坏笑道:“还敢不敢和郁风说话?”


尹柯喘着气断断续续地回答他:“不跟别人说话……很不礼貌……”


邬童轻轻地一巴掌拍在尹柯臀上,立刻让尹柯噤了声。


他再次问道:“嗯?”


“………不敢了。”流氓!


“嗯,柯柯真乖~”

评论

热度(150)

  1. 梨涡里的星星眼和小虎牙糖浆家的阿若 转载了此文字
    梧桐一棵,和
  2. 大雯儿糖浆家的阿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