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涡里的星星眼和小虎牙

【梧桐一棵】黑名单(上)

梧桐一棵,和


糖浆家的阿若:

与原剧情有些出入
一直觉得,尹柯这种大boss级别的人物应该也是会主动出击的





正文如下:



周末一大早,尹柯被班小松的电话吵醒,他迷迷糊糊地按下接听键,慵懒的声音透露着丝丝睡意:“喂,小松,我不加入棒球队……”


班小松的声音火急火燎地传过来:“尹柯,我不是找你说这件事的,今天和邬童约了打棒球,但是他都迟到半个小时了,电话也打不通,不会出什么事吧……”


听到“邬童”二字,尹柯一下子睡意全无,他翻身从床上坐起,下意识地排斥有关邬童的一切:“那你找我干嘛,我也不知道啊……”


“哎呀你们以前不是认识吗,你去他家看看呗。”


班小松说得理所应当,好像邬童和尹柯就应该是挂上边的。


放在以前,他们确实是形影不离,但现在……尹柯压下心中的苦涩,恢复他一贯的绅士风度:“抱歉啊,小松,我爱莫能助,还是你自己去吧。”


“我不知道他家在哪啊,而且我还要教谭耀耀……”


班小松这理由无懈可击,尹柯这下也无法推脱,况且他心里也担心邬童,只好无奈道:“好吧,我去看看。”


挂下电话,尹柯回忆着班小松刚才的话,邬童的电话打不通?打不通吗………


他鬼使神差地拨通邬童的号码,屏住呼吸紧张地等待,嘀——的一声后,手机传来机械的女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


呵,果然还是这样。


尹柯苦笑一声,他果然还是在邬童的黑名单中。初中不辞而别后,他就再也无法拨通邬童的电话号码。他不死心地一遍遍尝试,回答他的只有那句冷冰冰的“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可他还是一遍又一遍地打,直到他再也想不起该跟邬童说些什么,直到时间让所有解释变得苍白,直到他绝望地以为,他和邬童再无交集。


尹柯自嘲地想,你活该,谁让你背叛他的?现在,你连站在他身边的资格都没有了……


可班小松像是有魔法,他总能把自己和邬童牵扯在一起,让他无处可逃。就像早上的这通电话,尹柯也不知道,他心里究竟是埋怨多一点,还是感激多一点……


等到尹柯站在邬童家门口,飞快的心跳才让他明白,他是感激班小松的。在长郡和邬童重聚,有意无意的接触像是罂粟一般让他上瘾,他控制不住自己想去靠近那道光……


满是期待地按下门铃,伊柯却在门开的一瞬间收回笑容,恢复自己波澜不惊的表情。在邬童面前,他已习惯了收敛所有情绪,他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可以对邬童笑得毫无保留的尹柯了。


“你来干嘛?”见到尹柯,邬童眼里有光一闪而过,快得让人无法捕捉。


还是那种不耐烦的语气啊……尹柯努力露出微笑:“小松找不到你,拜托我过来看看。”


邬童扔下一句“哦,手机没电关机了”就自顾自往屋内走去,尹柯安静地跟在他后面。


邬童在餐桌前坐下,继续他未吃完的早餐。


尹柯斟酌着开口:“小松说,你和他约了打棒球。”


邬童咬着三明治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尹柯嘴张开又合上,最终选择了缄默。气氛尴尬到极点,邬童显然不想搭理他,尹柯站在偌大的餐厅里,只觉得好冷,心好疼。


邬童抬眼淡淡地看尹柯一眼,对方落寞的模样让他的心一下揪紧。暗骂自己没用,嘴上却道:“你……吃早饭了吗?”


“啊?”尹柯抬头看向他,怔了一下把刚到嘴边的“吃了”咽下去,笑吟吟地道:“没呢。”


邬童把盘子里剩下的一块三明治推给他,尹柯从善如流地接过来,坐下开吃。


邬童看着这样的尹柯,一时晃了神。他们有多久没这样和谐地相处了?现在两人间不是互相沉默就是针锋相对,这样温馨的场面他以为只会在他梦里出现……


为了驱散突然变得糟糕的心情,邬童主动转移话题,“刚才我爸来了,耽误了时间,我手机没电,你打电话跟班小松说一下。”


“嗯好。”尹柯温和地应着,拿起手机拨给班小松。末了,他犹犹豫豫地开口,“邬童,能把我从黑名单里拉出来吗……”


邬童喝牛奶的动作一顿,火气腾地上来,他沉着声冷然道:“怎么?你还需要给我打电话?当初一声不吭就离开我还以为你早已把我从你的生活中抹去了呢。”


那天自己捏着手机等了他整整一天,这是他给尹柯的最后的机会。邬童不断地告诉自己,没事的,尹柯一定有自己的苦衷,只要他解释清楚,我就原谅他,尹柯一定不会离开我的,我们那么好……


可是,他没有!


电话没有,短信也没有,尹柯就这样一直沉默着。时间每过去一秒,邬童的心就痛上一分,直到时针和分针指向午夜十二点,邬童在那一刻听见世界崩塌的声音,他忍着泪忍着怒火把尹柯移向黑名单的感觉简直爽到爆,真想让尹柯也体会一下。


尹柯的脸一下子刷的变白,只要一提到当初,他就必输无疑,什么狠话也说不出口。他低着头,可怜兮兮地说:“你不要这么不待见我……”


还学会装可怜了?邬童冷哼一声:“我不待见你?我看是你压根就看不起我!”


气氛又陷入冰点,尹柯看着怒目圆睁的邬童,选择了缄默。




两人一路沉默地到达棒球场,班小松欢呼雀跃地蹦过来,开心道:“尹柯,你也来了?太好了!”


尹柯歉意地笑笑:“我要回家的,只是顺路而已。”


邬童一听立刻沉下脸,果然是他天真了。他用力扯过班小松的手臂,边走边道:“我们打我们自己的,别把不相干的人拉进来。”


班小松痛得直嚷嚷:“诶!邬童你轻点!尹柯怎么会是不相干的人……”


尹柯看着打打闹闹走远的两人,只觉得阳光太刺眼,晃得他的眼睛好疼。


曾经邬童旁边的那个位置,站着的一直是他,如今却已物是人非。


纵多的纠结和压力,阻止尹柯追上前的步伐。呵,在现实面前,自己对他的喜欢早已支离破碎。自嘲地一笑,尹柯转身欲离开,却被一群不速之客挡了去路。


是中加的银鹰队。


江狄一行人来者不善,没两句就和邬童班小松吵了起来。这下于情于理,尹柯都走不掉了,只能担心地站在一旁观看两边临时起意的帮球赛。他本着隔岸观火的心态,警告自己不可再插手有关棒球的事,却在中加一行人围住邬童时不管不顾地冲了过去。


他是去救邬童的,却被邬童护在怀里替他挨了几拳。尹柯又内疚又心疼,一改平日里他的绅士风度,怒气腾腾地对着中加的队员一顿拳打脚踢。


好在陶西路过解了围,才不至于他们伤得太难看。


事后邬童和尹柯架着膝盖受伤的班小松送他回家,班小松虽然瘸着腿,但仍兴高采烈地自夸打技超群。


尹柯毫不客气地怼他:“要不是陶老师,你受伤的就不止膝盖了。”


“哎呀怕什么,还有邬童呢!”班小松对邬童挤眉弄眼,发射出一大波暗号:快跟尹柯搭话,快把他拉进棒球队!


奈何邬童像是开了信号屏蔽器,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句话也没说。气得班小松差点捶胸顿足。


倒是尹柯想起邬童刚才替他挡了几拳,先开口道:“邬童,你没事吧,刚才伤得重吗?”


邬童只是眼神复杂地看他一眼,继续保持沉默。


尹柯脑补了一下邬童没说出口的话,应该是“再重也没有你伤我的重”,心开始泛疼。


班小松贴心地跟他搭话,免得两人又陷入尴尬。结果变成尹柯和班小松两人一路一唱一和地抵达拉面馆,而邬童全程闭口不言,只偶尔冷笑一声。


班小松像是获得无罪释放般飞似得冲进拉面馆,留下邬童和尹柯大眼瞪小眼。


既然无话可说,不如分道扬镳。尹柯在转身的一瞬间,心再也无法保持平静。


他听见邬童的声音在他身后轻轻响起:


“尹柯,你还是向着我的,对吧?”









评论

热度(283)

  1. WX🦀💓🐏糖浆家的阿若 转载了此文字
  2. 梨涡里的星星眼和小虎牙糖浆家的阿若 转载了此文字
    梧桐一棵,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