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涡里的星星眼和小虎牙

见鬼(上)

凯千,he


红豆冰:

• 整理重发


• 请勿上升真人,谢谢~


• 文中鬼怪相关知识纯属胡扯,切莫当真~


• 请注意,文中有二字!





 


南方的一座小城K城,重点中学一中,高三(九)班。


下课铃响起,历史老师难得没拖堂,同学们欢呼雀跃的冲向食堂。


王俊凯收拾着桌子上的书本,瞥了眼同桌王源,从他早晨走进班里,王源就一直趴在桌子上,一上午都没起来。


周围的同学都已经飞奔去了食堂,吃货王源竟然还没从桌子上爬起来,这着实让王俊凯吃了一惊,王源今天太反常了。于是他推了推王源的胳膊“喂,王源,该吃午饭了,同学们都去食堂了”


不知道是那句“该吃午饭了”还是那句“同学们都去食堂了”传入了王源的耳朵,他终于慢吞吞的从桌上爬了起来。


“你这是,怎么了?”王俊凯吃了一惊,王源的左眼有一圈乌青,右脸颊上还有两道血痕,样子有点滑稽,王俊凯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虎牙。王源一向爱惜自己的形象,难怪要一上午都趴在桌子上了。


王源左手捂住了王俊凯的眼睛,右手捂住了王俊凯的嘴威胁他“你不许看!不许笑!”


王俊凯巴掌大的脸被王源的两只手一盖真的是脸上全是手了,他扯下了王源的手,脸上笑意不减“你昨天晚上又去驱鬼了?”


王源听到王俊凯提“驱鬼”,脸上立刻浮现出了身为捉鬼师的神圣表情“那是自然!”


王俊凯戳了戳王源脸上的两条血道子“看来对方很厉害,天才捉鬼师竟然也没占到便宜”


王源“嘶”了一声,拍掉了王俊凯的手,郁闷的说“他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鬼”


“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鬼?”王俊凯疑惑了“那你惹他干嘛?”


王源瞪了王俊凯一眼“懒得跟你解释。总之我们俩打了一架”


“然后你就输了”王俊凯同情地接话。


“我才没输!”王源自12岁成为捉鬼师以来从未输过,他加重语气强调“单丛实力上看我们可以战成平手,可是他抢占了先机,我落后了一步”


“可是你还是输了”王俊凯丝毫不在意王源的挽尊,又补了一刀。


“你!”王源再不想承认,这一战确实是他输了,他不甘心的叹了口气“我要是有你那双眼睛就不会输”


王俊凯的眼睛确实与众不同,他能看到鬼,换句话说,就是他有阴阳眼。对于很多人来说,能看到鬼似乎是一件很酷的事,但是真的有阴阳眼的王俊凯却深受其苦,每天都能看到形形色色的鬼魂,以及抓鬼的鬼差是他最讨厌的事情,尤其是那些需要被抓的鬼都死的很难看。不过正因为这双阴阳眼,他才和王源成了好朋友,只有捉鬼师才能明白他的痛苦。


听王源提起他的眼睛,王俊凯皱了皱眉“这跟我的眼睛有什么关系?”


王源撇了撇嘴,讲述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大致内容是,昨天晚上王源同学补完课回家,结束了被学业摧残的命运,他嘴里叼着小超市仅剩的一根烤肠,心情甚是美丽。然而,接下来就有人煞了风景。


一个一身黑衣头戴鸭舌帽的少年与他擦肩而过,有过五年抓鬼经验的王源敏锐地察觉到了那个少年身上的鬼气,虽然对方在极力隐藏着。少年身上的戾气使得王源不能放过他,他一口吞掉还剩半根的烤肠,随手把竹签扔进垃圾桶,双手快速结印,开了鬼眼。果然,那是一个借用他人肉身的厉鬼。对方在与王源擦身而过时就感觉到了王源是捉鬼师,于是他毫不客气地回身侧踢,忙于开鬼眼的王源出手慢了一步,对方实力又与他相差无几,这就导致接下来的过招中他始终处于下风,以至于最后挂了彩。


王俊凯听完了王源的讲述,点了点头,问出了心中的疑问“这跟我的眼睛有什么关系”,依然是最初的那个问题。


王源白了王俊凯一眼“我要是有阴阳眼,就不用费劲巴拉地特意开鬼眼,肯定是见到那人的第一眼就出手了,不被他抢先,我就不会输了”


王俊凯“哦”了一声,没再答话。


其实,王俊凯不是天生的阴阳眼。而是高一那年暑假,他坐大巴出去玩,大巴在崎岖的山路上出了事故,直接滚下了山坡,全车29人,只有他一人活了下来。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而这“福”就是他从医院醒来后发现自己可以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虽然,王俊凯从来没觉得这是福。


“王俊凯?”王源的手在王俊凯眼前晃了晃,走神儿的王俊凯缓过了神“嗯?”


“又快到清明节了”王源看向王俊凯的眼神有些担忧,自从那件事之后,王俊凯每到清明节都会去祭奠那去世的28个人,“你今年还要去城南墓园吗?”


王俊凯点了点头,脸上是郑重的表情“我必须去,我要告诉他们,我会替他们好好活下去”


如果王俊凯此时知道这次去墓园会给自己领回一个“麻烦”,那他会不会改变主意呢?


 



 


城南墓园,深夜。


“孩子,快醒醒”一位慈眉善目的老爷爷在摇晃着一个年龄约莫十四五岁的男孩儿。


“嗯?”男孩儿揉着眼睛坐起来,看到四周陌生的环境,疑惑地问“我这是在哪儿?”


说实话,老爷爷也不知道这个少年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墓碑前“这是城南墓园”


“墓园?!”男孩儿终于清醒了过来,透过月色,他看清了四周的墓碑,一座又一座排列整齐的坟墓吓得他一下就躲到了老爷爷怀里,他小声的问“爷爷,你是负责看护墓园的吗?”


老爷爷摇了摇头“我葬在这座墓园”,说着他指了指面前的墓碑“这是我的墓”


男孩儿“啊”地叫出声,推开了老爷爷,向后退了好几步,他仔细辨认着墓碑上的照片,确实是这个老爷爷,他喃喃道“我见鬼了?”


老爷爷看着面前的男孩儿,眼睛里充满了悲悯“可怜的孩子,你还不知道你已经死了吧”


“我死了?”男孩儿惊诧的瞪大了眼睛,他连忙摆手“这不可能!”


老爷爷拉过男孩儿的手,让他摸身边的墓碑“鬼是碰不到物品的,你看”


果然,男孩儿的手和老人的手穿过了墓碑,男孩儿什么都没有摸到。


“怎么会这样?”男孩儿跌坐在地上,他接受不了这匪夷所思的事实。


老爷爷将男孩儿搂进怀里,拍着他的背安抚他“别怕,告诉爷爷,你叫什么?”


我叫什么?男孩儿茫然地抬起头看着面前的老爷爷“我不记得了”


老爷爷怜惜地摸了摸男孩儿的头“多好的孩子,怎么年纪轻轻就,唉”


男孩儿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问老爷爷“爷爷,这墓园怎么就你一个人,哦不,怎么就你一个鬼,其它鬼呢?”


老爷爷叹了口气“其它鬼都无牵无挂地投胎去了,我想念自己的儿子,想等他来看一看我再走,可是我等了一年多了,我的儿子也没来,鬼差说我执念太深,他带不走我”


男孩儿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心里又出现了新的疑惑“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没有执念,为什么鬼差没来抓我?”


这个问题可难倒了老爷爷,他想了想,答“可能就是因为你不记得自己的事了,所以才没法投胎吧”


“那是不是我找回记忆就可以投胎了?”男孩儿问。


老爷爷点了点头“应该是吧”


男孩儿听了老爷爷的话,从地上站了起来,笑出了嘴角的两个梨窝“那我要在这个墓园好好找找我的墓碑,也许看到名字我就想起来自己的事了!”


老爷爷想叫住他,可惜男孩儿跑太快,他没叫住。


没过多久,男孩儿就垂头丧气地走回来了,语气带着委屈“爷爷,我不记得自己长什么样子了”


老爷爷拉住男孩儿的手,语气轻缓“孩子,别找了,就算你记得你长什么样子也没用。我在这墓园这么久,每一块墓碑我都熟,这里没有你的墓”


男孩儿更疑惑了“那我到底是谁?我怎样才可以知道自己是谁?”


老爷爷拉着男孩儿示意他坐下,想了想,他欣喜地说“我记得有一个男孩儿有阴阳眼,他可以看到咱们,明天是清明节,他会来扫墓,到时候你去向他求助,也许他能帮你”


“真的?”男孩儿眼睛里是一闪一闪的星星,他激动地问。


“嗯,那是个很善良的孩子,他看我的墓碑没人打扫,就好心的给我打扫了一遍,还安慰我说我的儿子一定会来的”


“爷爷,我长得丑吗?”


“为什么这么问?”


“我怕明天吓到那个哥哥,他就不肯帮我了”


“不丑不丑,你是个很漂亮的孩子”


 



 


王俊凯身着一身黑色正装,怀中抱着一束白色的百合,另一只手里提着一个袋子,站在城南墓园门口,他看着墓园的大门,脸上是庄重的表情。修身的正装将这个即将踏入成年人世界的十七岁少年衬出了男人的气质。他整理了一下衣摆,迈步走进了墓园。


一年前王俊凯在为遇难的28人扫墓时,遇到了一位老爷爷,老爷爷的儿子从来没有为他扫过墓,王俊凯就好心地给老爷爷擦了擦墓碑,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个举动给他惹来了麻烦,从那以后的一年间,总是有鬼来找他求帮忙,他问是谁让他们来找他的,那些鬼认真的说是城南墓园的老爷爷。


做了一年好心人的王俊凯发誓,这次进墓园他一定要装作看不到鬼,再也不给自己惹麻烦。


然而事与愿违,从王俊凯扫第一个墓开始,有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儿就缠上了他。


“哥哥,老爷爷说你看得到我们,我可以求你帮我个忙吗?”男孩儿摆出了自认为最可爱的笑,问正在擦墓碑的王俊凯。


王俊凯无视身边的男孩儿,在心中自我催眠:王俊凯你看不见他,王俊凯你看不见他。


本以为男孩儿过一会儿就放弃了,没想到他特别执着,一直跟着王俊凯直到他扫完了28个墓。


王俊凯走出墓园,走向公交站,男孩儿跟在他身后,陪着他在公交站等车。


男孩儿此时有些怀疑老爷爷的话了,他双手在王俊凯的眼前乱晃“哥哥,你是不是看不到我?”


看到王俊凯的眼睛眨了眨,男孩儿开心的笑了“哈哈,哥哥你看得到我”


王俊凯郁闷了,我怎么就没忍住眨眼了呢?可是他依然不搭理男孩儿,他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王俊凯,你千万不能心软,不能再多管闲事!


自从男孩儿发现了王俊凯看得到他,他就坚定了跟着王俊凯的信念,一路随着王俊凯走到了他家的小区门口。


王俊凯被一个孩子跟了一路,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他原以为这个孩子会跟着他回家,然而令他惊喜的是,当他一脚跨进小区时,身后却传来了“哎呦”一声。


好奇心驱使,王俊凯回头,看到了坐在地上捂着头的男孩儿。


男孩儿揉着被撞得很痛的头,抬手摸了摸面前的空气,他似乎摸到了一堵墙,一堵透明的墙,正是这堵墙挡住了他的去路。他站起身,摸着这堵墙,发现墙的源头是小区门口的两个石狮子。


看着这一切的王俊凯忍不住弯了嘴角,原以为小区门口的石狮子是摆设,没想到它们还是有点用处的嘛,想到这,他觉得被跟了一路的郁闷心情一下就变得美丽了。


不再看男孩儿,王俊凯转身向单元楼走去。


“哥哥”男孩儿望向王俊凯背影的眼睛里含着泪光“你真的不能帮帮我吗?”


男孩儿略带哭腔的声音引得王俊凯站住了脚,他有些不忍心,觉得自己这样欺负一个小孩子是不是有点太不人道了?但是转念一想这一年来他被各种鬼带来的麻烦,他狠了狠心,没有转头,径直走进了单元楼。


男孩儿摸着面前这堵透明的墙撇了撇嘴,老爷爷骗人,这个哥哥一点也不善良!


 



 


傍晚时分,王俊凯坐在书桌前写作业,说是在写作业,可事实上他已经盯着一道题发呆近五分钟了,本来他以为自己甩掉了一个包袱,可是他发现自从回家后,他的脑子里满是那个男孩儿的身影,以及那句可怜兮兮的“你真的不能帮帮我吗?”


这时,窗外响起了风吹树叶的沙沙声,随后就是雨点淅淅沥沥落在万物上的声音。


他会不会淋雨?王俊凯控制不住自己担忧的心,于是他扔下手中的笔,认命般地找出一把折叠伞走出了家门。


下楼的路上,王俊凯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有点可笑,鬼会怕淋雨吗?怎么可能!可是他已经出门了,本着去小区门口看一眼只为图个心安的念头,王俊凯没有折返回家,脚步不慌不忙地走出了单元楼。


想着那个孩子不可能在门口傻等,王俊凯举着伞慢悠悠地来到了小区门口。可是眼前的景象把他惊呆了,虽然清明节鬼会多一点,可是也不至于多成这个样子吧!


男孩儿背靠着由石狮子张开的结界形成的透明墙,瑟瑟发抖地缩成了小小的一团,而在他面前,密密麻麻围了一圈的鬼魂,那些鬼张牙舞爪地叫嚣着,吓得男孩儿把脸埋在自己的臂弯里,大气都不敢出。


面对着这么多的鬼,王俊凯心知他应该装作什么都没看到转身回家,可是他不知道从哪生出来的勇气,竟然迈步走出了小区,挡在了男孩儿面前。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王俊凯皱着眉问。


鬼魂们对于突然出现的管闲事的人类丝毫没有惧意,其中的一个看起来是老大的鬼咧嘴一笑“很明显,我们要吃掉他,识相的赶紧走,我们不为难你”


王俊凯扬了扬好看的眉毛,眼神中带着挑衅的意味“我若不走呢?”


周围的小鬼看着态度强硬的王俊凯,偷偷在鬼老大耳边耳语“老大,这小子可能是深藏不露的捉鬼师,好汉不吃眼前亏,咱们还是先撤吧”


鬼老大打量着眼前的王俊凯,他看不出这个少年道行的深浅,可是他既然不怕自己,有可能是个高人,于是略一沉思,鬼老大招呼身边的小鬼“咱们走!”


眼看着那群鬼消失无踪,王俊凯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四月的气温还有些冷,可是他握着伞柄的手心里已经出了很多的汗,如果刚才那些鬼没被他唬到,他就只能拿出裤袋里王源给他的护身符保命了。


王俊凯转过身,他身后的男孩儿正满眼感激的看着他,叹了口气,他劝男孩儿“赶紧走吧,别在这儿呆着了”


男孩儿站起身,摇了摇头“我不走,我还要求哥哥帮忙!”


王俊凯纳闷了,这孩子怎么就这么拧呢?他好笑地看着男孩儿“谁告诉你我一定能帮你了?”


男孩儿的眼神特别坚定“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觉得你能帮我!”


遇到这么执着的人,王俊凯实在是没辙了,心里想着再帮这最后一次吧,他边走边说“跟我来吧”


“哥哥”男孩儿在身后叫住了他。


“嗯?”王俊凯回头。


男孩儿指了指门口的石狮子,脸上满是委屈的表情“我进不去”


王俊凯又走了回来,看了两眼石狮子,他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男孩儿咬着手指想了想,突然眼睛里亮起了小星星“哥哥,你看过聊斋没?”


王俊凯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你想说什么?”


男孩儿指着王俊凯的伞说“女鬼都是躲在伞里的,也许我可以试试”


躲伞里?王俊凯觉得这个孩子真是电视剧看多了,但是他又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于是他决定试试。


男孩儿站在伞下,身形逐渐变得透明,直到完全看不到了,王俊凯把折叠伞收好,尝试着向小区里走。


令王俊凯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真的顺利的把男孩儿带入了小区!


 



 


为了带男孩儿回家,王俊凯被雨淋成了落汤鸡,他在回家的路上被路人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一路,想想也是,谁见过明明拿着雨伞却淋雨的人呢?


回到家,将雨伞放在桌上,王俊凯回卧室换了身干净衣服,又去浴室拿了条浴巾擦头发,再回到客厅时,他才想起把伞里的小鬼放出来。


男孩儿出了雨伞,眼睛环顾四周,开心的说“哇,哥哥,这就是你的家啊”


王俊凯坐在沙发上擦着头发,对面前这个男孩儿说“先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叫王俊凯,你呢?”


男孩儿摇了摇头,苦恼的说“我忘记了”


“你忘记了?怎么会有人忘了自己的名字?”王俊凯惊讶了。


男孩儿敲了敲自己的头,撅了撅嘴“可是我就是忘记了”说着他抬头看着王俊凯的眼睛“所以我才来找你帮忙啊,帮我找回记忆”


王俊凯闻言放下了手中的浴巾,他一脸严肃的对这个男孩儿说“这我帮不了你,我又不是脑科专家。。。”


男孩儿看王俊凯要反悔,赶紧打断了他的话,开始转移话题“哥哥你叫王俊凯,那我叫你小凯哥哥好不好?”


这个话题转的太突然,王俊凯没反应过来,他茫然地点了点头“好”


男孩儿的眼睛看到了墙上的电子表,他吃惊的问“现在已经2017年了吗?”


“嗯,怎么了?”王俊凯觉得自己有点跟不上这个男孩儿的思维。


男孩儿脸上出现了疑惑的神色“我是2000年生的,虽然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是我知道我是14岁,也就是说,我已经死了三年了?”


王俊凯没想到这个男孩儿身上发生的事情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他看到男孩儿开始喃喃自语,似乎陷入了魔障“为什么我死了三年了?我这三年都干什么了?我到底是谁?”越来越多的疑问让男孩儿痛苦的抱住了头。


突然,男孩儿脑中一闪,他叫出了一个字“易!”


王俊凯不解地看着男孩儿“那是你的姓吗?”


男孩儿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他的眼中迷惑更深“我叫易什么?”


王俊凯担心男孩儿会疯掉,他打断了男孩儿的思考“既然你姓易,那我叫你易易吧”


“易易?”男孩儿果然被王俊凯转移了注意力,他问王俊凯“为什么不叫小易?”


王俊凯嘴角勾起一抹笑“因为我觉得易易比较好听”


男孩儿歪头想了想,笑出了嘴角的梨窝“好吧,就叫易易”


王俊凯看着易易脸上的两个小坑,忍住了戳一戳它的冲动,笑着说“你脸上的梨窝很可爱”


易易捏了捏自己的脸“我脸上有梨窝吗?”他欢快地跑向了洗手间“那我要看一看!”


没过多久,易易就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小声说“镜子里看不到我”


王俊凯突然觉得家里多出这么一个鬼也是件不错的事,因为易易身上有太多新奇有趣的地方可以挖掘了。他指了指身边的沙发对易易说“你也别总站着了,坐吧”


易易的眼睛瞟了一下旁边的沙发,咬了咬下嘴唇“我碰不了物品,会穿过去的”


王俊凯更好奇了“是什么物品都碰不了吗?”


易易点了点头“所以吃不了食物喝不了水”


王俊凯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又说“不对呀,我家在9楼,怎么没见你穿过楼板掉到一楼去?”


易易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脚“你没看到我是飘着的嘛”


王俊凯“。。。。”


 



 


为了安全起见,王俊凯上学前把易易留在了家里,他担心之前的那些鬼魂并没有放弃吃掉易易的想法,小区门口的石狮子至少能阻止鬼魂的进入。


由于以前对鬼没什么好感,所以王俊凯从来没有识图了解过鬼,可是因为易易的出现,他脑子里突然多出了很多的问题。


于是下午的一节自习课,王俊凯看了看四周聊得很开心的同学,他偷偷捅了捅王源的胳膊,问出了心中的疑问“王源,鬼会吃其它的鬼吗?”


王源不知道王俊凯怎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但是他还是如实回答道“有些怀着执念不肯投胎的鬼是会吃其它的鬼增长修为的”


王俊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拿起笔开始写课堂作业,可是过了没多会儿,他又捅了捅王源“王源,鬼照镜子看不到自己吗?”


王源转过头看着王俊凯求知欲旺盛的眼神,继续答“鬼不是实体,镜子当然照不出来,鬼片里镜子里能看到鬼都是假的”


王俊凯“哦”了一声,接着写作业,又过了几分钟,他再次捅王源“王源,鬼会怕石狮子吗?”


王源纳闷了,王俊凯今天是不是撞邪了,怎么老提鬼,他耐着性子回答“普通的石狮子是不怕的,但是开过光有了灵性就会怕了”


王俊凯一脸受教了的表情再次看向书本,王源以为王俊凯这次是彻底问完了,于是他放心的研究被王俊凯打断了三次的数学题,然而这时他耳边又想起了王俊凯的声音“王源。。。”


这次王源是真的忍无可忍了,他冲王俊凯吼道“你有什么问题能不能一次性问完?!”


王源这一声吼,使得教室瞬间安静了三秒,王俊凯尴尬地发现周围同学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自己身上,他手里拿着习题册,看着王源不善的目光,讪讪地说“我想问你这道数学题怎么做?”


 


下课之后,王源看王俊凯还趴在桌子上做题,以为自己刚才说话重了,于是他坐到了王俊凯的前桌,手在王俊凯眼前晃了晃,尽量让语气轻松一点“下课了”


王俊凯抬头看了眼王源,手上的笔没停“我课堂作业没写完”


王源笑了“谁让你一个劲儿的问我问题的”


王俊凯没理王源,继续和作业奋战。


王源清楚的记得王俊凯不喜欢听他提起鬼,可是王俊凯今天却一反常态的问了他好多问题,于是他问“你今天怎么老问我关于鬼的问题?”


王俊凯写字的手一顿,王源是捉鬼师,不能让他知道易易的存在,于是他装作若无其事地答“没什么,突然有点好奇”


王源却不这么认为,他分析道“你以前对鬼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难道。。。”


王俊凯面不改色的写着字,心跳却不自觉的加快了,手心也冒了汗,难道王源发现了?


王源哈哈一笑,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说,你小子是不是想通了,愿意加入捉鬼师这一行了?”


自从王源发现王俊凯有阴阳眼,就一直邀请王俊凯加入捉鬼师,可是王俊凯死活不同意。


听到王源的猜测,王俊凯松了一口气,瞪了王源一眼,一字一顿的说“我,再,说,一,遍,我,不,做,捉,鬼,师!”


 



 


放学回家的王俊凯一进家门就看到了站在门口脸上写满无聊的易易。


易易眼睛里的怨念直直的对着王俊凯,这让他觉得身上发冷“易易,你这是怎么了?”


易易努了努嘴,立刻换上了委屈的表情“小凯哥哥,你们高三有那么多课要上吗?回来的这么晚”


“是啊”王俊凯在玄关换了鞋,走进客厅随手把书包扔在了沙发上。


“我一个人,哦不,是我一个鬼在家好无聊”易易跟着王俊凯的步伐走入了厨房。


王俊凯从冰箱里拿了瓶橙汁,打开盖子喝了一口说“怎么会无聊,看电视,玩电脑都可以啊”


易易瞪了王俊凯一眼,王俊凯纳闷,我说错了吗?


接下来,易易用实际行动向他证明,他确实说错了。


易易将手伸向遥控器,手穿了过去,他又将手伸向ipad,手又穿了过去,他看着王俊凯问“你告诉我怎么玩?”


王俊凯看着易易的动作,一口橙汁差点笑喷出来,嗯,确实没法玩。


易易看王俊凯笑自己,登时就炸毛了“不许笑!”


王俊凯擦掉嘴角的橙汁,努力憋着笑问“那你想怎么办?”


终于听到了王俊凯问这个问题,易易水灵灵的眼睛转了转,换上了哀求的神色“你带我去学校好不好?”


说了那么多,敢情在这儿等着我呢!王俊凯把橙汁放到了桌上,走到易易面前,看着比自己矮一头的男孩儿认真的说“这肯定是不行的,我对你说过吧,我同桌是捉鬼师”


“没关系,我可以躲雨伞里,绝不出来惹事”易易焦急的解释。


王俊凯摇了摇头“那你一样很无聊啊,在家还可以四处转转,在雨伞里就只能呆着不动了”


“不一样!”易易辩解道“在学校里有小凯哥哥,在家没有!”


王俊凯还想再说什么,易易立刻展开了撒娇攻势“好不好嘛,小凯哥哥~”


这一句“小凯哥哥”叫得王俊凯心都快化了,他一边感叹着这个小鬼太会撒娇,一边点头“好,带你去”


“耶!”易易的小手比了一个胜利的v字。


 


“王俊凯,这几天都是大太阳,你带什么雨伞啊?”王源发现最近这些天王俊凯天天都带着把折叠伞,这让他很疑惑。


王俊凯听到王源如此问,忙把雨伞向身后藏了藏,心虚地解释道“夏天快到了,k城雨多,防患于未然嘛”


“哦”神经大条的王源信了王俊凯的鬼话,没再多问。


不过王源的疑问确实给王俊凯带来了思考,他的确不能总带着个雨伞,一来惹人怀疑,二来雨伞太大也不方便携带。


于是这天放学后,王俊凯打开了雨伞,把易易放了出来问他“除了雨伞,你能不能换个东西呆着”说完他还补充了一句“就是拿起来特别方便的那种”


易易歪着脑袋想了想说“我可以试试”,他边说边站到了电线杆旁边,不一会儿就和电线杆融为了一体,然后他又走了出来,笑着说“小凯哥哥,可以耶!”


“那太好了,走,跟我去一个地方!”王俊凯开心的说。


 



 


礼品店。


“小凯哥哥,你带我来这儿干嘛?”易易看着周围琳琅满目的商品问。


王俊凯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他才小声说“给你找个即能藏身又方便携带的东西,快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


易易听了王俊凯的话,开始仔细搜索店里的商品,不一会儿,就听到他激动的说“小凯哥哥,我要这个!”


低头看商品的王俊凯抬起头,就看到易易一脸灿烂的笑着,手指指向了一只布偶熊。


这熊,好丑啊。王俊凯心说要是让他带着这只布偶熊去学校,还不如让他拿把雨伞。


可是易易却坚定的说“我就要这只熊”


无奈的王俊凯撇了眼身旁的货架,从上面取下了一个小熊手机吊坠,是和那只布偶熊同款的,他把吊坠在易易眼前晃了晃“买它总行了吧?”说完他转身走向收银台准备付款,一回头,发现易易还在很认真的看着那只布偶熊,眼睛里是满满的渴望。


王俊凯此时觉得这个叫易易的孩子简直就是自己的克星,他叹了口气,从一堆布偶里拿起那只熊,向收银台走去。


易易看到王俊凯打算买了那只熊,立刻欢蹦乱跳地跟了上去。


负责收银的小姐看了眼面前帅气的男孩子,笑着问“先生是要买给女友的吗?这只轻松熊很受女孩子欢迎的”


“才不是,那是给我的!”易易站在王俊凯身边反驳。


正常人当然听不到一只鬼的声音,王俊凯挠了挠头,不自然的说“额,我是买给弟弟的”


收银小姐点了点头,脸上笑意不减“那您的弟弟一定很可爱”


听到别人夸易易可爱,王俊凯不自觉地就弯了嘴角,眼神宠溺的看着身边的男孩儿,嗯,确实很可爱。


收银小姐扫完码抬头看到了面前男孩子的笑,一抹红晕爬上了她的脸颊,这个男孩子,笑起来真是好看。


王俊凯接过购物袋,笑着说了声“谢谢”,就在收银小姐目光的护送下带着易易出了礼品店。


易易走在王俊凯身边,语气欢快的说“小凯哥哥,那个姐姐说我可爱诶”


王俊凯不搭他的话,反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这只熊,你又摸不到”


易易脸上一点失望的表情都没有,他开心的说“我晚上可以寄宿在轻松熊睡觉呀,白天就躲在吊坠里跟你去上学”


从这以后,王俊凯的床头多了一只布偶熊,尽管他真的觉得这只熊长得傻乎乎的很丑,但是想到这是易易的床,他还是默默的忍住了把它丢向桌子的冲动。


 



 


没上过高中的易易最初还很开心的陪着王俊凯在教室里听课,可是时间久了,他就觉得老师上课就像和尚念经,听到就想睡觉。


王俊凯的周围都是同学,又没办法和他说话,他经常在轻松熊吊坠里一睡就睡一整天。


这天是高三年级的模拟考试,老师统一收走了学生们的手机。


不在小凯哥哥的桌洞里,周围一堆冰凉的手机让易易很绝望,这实在是太无聊了!


于是易易同学不顾王俊凯的嘱托,偷偷爬出了轻松熊吊坠,离开了老师的办公室。


来到大操场,易易觉得自己终于解放了,他绕着跑道飘了好几圈,突然,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只足球。


足球安静的摆在足球场的草坪上,易易忘记了自己是只鬼,抬脚向足球踢去,结果就是,他的脚穿过了足球,重心不稳的他直接摔坐到了地上。


坐在地上的易易非常不甘心,他又用手去碰足球,手也穿了过去,他郁闷的小声嘟囔“为什么碰不到呢?”


“因为你不是实体啊”一个苏苏的声音在易易身后响起。


易易回过头,看到了一个和王俊凯年纪相仿的少年,那少年眉心有一颗痣,此时正对着他温柔的笑着,嘴角的一对梨窝清晰可见。


易易在看到这个少年的第一眼突然觉得自己眼前发花,脑中闪过了很多画面,画面闪动得太快,快到他捕捉不到上面的影像,同时脑子像是炸裂了一样的疼。


少年蹲下身,右手食指点中了易易的眉心,一股力量涌入了易易的身体里,他觉得自己的脑袋瞬间清明了,什么画面都没有,头痛也消失了。


“谢谢哥哥”易易甜甜的一笑,而后他又反应了过来,瞪着眼睛惊讶的问“你看得到我?不对不对,你摸得到我?!”


少年嘴角依然含着笑“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的眼睛是能通阴阳的”


“这个我知道!”易易兴奋的答“那是阴阳眼,小凯哥哥也有的”


少年点了点头。


相比于阴阳眼,易易更关注另一个问题“为什么你能摸到我?小凯哥哥都做不到”


少年解释说“鬼魂摸不到物品,是因为他们不是实体,但鬼魂其实是有办法实体化的”


“真的吗?”易易欣喜的问。


少年微微一笑说“真的。只不过这很难办到,想要实体化的鬼魂需要极其强大的意念,将精神力凝聚到身体的某个部位,那个部位就可以实体化”


“哇哦”易易被少年的解释震撼到了“那,哥哥,我刚才没有集中意念在脑门啊,为什么你还是摸到了我”


少年又摸了摸易易的头,眼睛里是藏不住的惊喜“你很聪明,我能摸到你,是因为我调动了你身体里的意念,将它集中到了我想要摸到的地方”


易易明了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那哥哥你一定很厉害”


这时,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易易想到手机就要被发回学生手中,他赶忙站起身,跑向教师办公室,边跑边喊“哥哥,我有事要先走啦”


少年看着飘远了的易易,嘴角一直挂着的笑消失了,他站起身,抬脚踢飞了地上的足球,眼中有着阴鸷的光,我们又见面了,易烊千玺。


 



 


通过观察,易易发现王俊凯每天上学前都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在衣袋里放几颗糖。


这天出门前,易易忍不住好奇问“小凯哥哥,你很喜欢吃糖吗?”


王俊凯看着易易探究的眼神,耐心的解释“不是的,因为我有低血糖,这糖是关键时刻救命用的”


易易“哦”了一声,认真的点了点头。


上午的第三节是体育课,下了第二节课,同学们欢快的跑向了大操场,只有王俊凯在慢吞吞的收拾着课桌,对于处女座的他来说,桌子不收拾干净他是无法安心去上体育课的。


看着桌子上的书本码放得很整齐,王俊凯满意的点了点头,准备起身出教室。然而当他站起身时,一阵眩晕感瞬间占据了他的大脑。


王俊凯猜测可能是因为今天早上出门急没有吃早饭,低血糖犯了。他一手勉力地撑着桌子,另一只手伸向衣袋里的糖,越来越强的眩晕感使得他的意识越来越微弱,终于,他在掏出糖的同时晕倒在了地上。


王俊凯在拿出糖的时候手指勾到了手机的吊坠链,于是在他倒在地上时,手机和糖被一起摔到了地上。


轻松熊里面的易易感觉到了很大的震动,他钻出了吊坠,一眼就看到了脸色煞白昏迷不醒的王俊凯。


看到王俊凯手边的糖,易易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他焦急地唤着“小凯哥哥”,手伸向了王俊凯的肩,识图摇醒他。


显然,他是碰不到王俊凯的,于是他又大声的喊“救命啊”,可是怎么可能有人听得到呢?


这一刻,易易觉得自己很无用,平时小凯哥哥处处照顾他,可是关键时刻他却没办法救他,哪怕是帮他叫人过来。


突然,易易脑中闪现出了那天在大操场上那个少年对他说的话“只要意念够强大,就可以让身体的某个部位实体化”


“对,我要集中意念”易易盯着地上那颗糖坚定的说。于是他开始试着将精神力转移到自己的双手,并尝试着拿起那颗糖。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他的手一次又一次的穿过了糖,可是他倔强的不肯放弃,终于,他捏起了那颗糖,久违的触碰到物品的感觉让他很恍惚,他顾不得许多,用最快的速度撕开了糖纸,将糖果塞到了王俊凯嘴里。


糖果进入王俊凯嘴里的那一刻,易易的神经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手指再次虚化,捏在指间的糖纸穿过手指飘飘悠悠地落到了地上。


易易本想等王俊凯醒过来再回轻松熊吊坠里,可是教室外突然传来的脚步声吓得他立刻钻回了吊坠。


王源走进教室,透过桌椅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王俊凯,他知道王俊凯有低血糖的老毛病,于是快步走了过去,在看到地上糖纸的那一刻他松了一口气。


王俊凯醒过来时,就看到了蹲在他面前的王源,王源看到他醒了,把一根烤肠塞到了他嘴里,问道“早上没吃饭吧?”


难得王源愿意让出自己的心头好,王俊凯坐起身,咬了一口烤肠,点了点头“你救我的?”


王源摇了摇头,指着地上的糖纸说“你自己救的自己”


王俊凯诧异的低头看,他的手边确实躺着一张糖纸,可是他明明记得自己晕倒之前并没来得及把糖纸撕开。


王源看着沉默不语的王俊凯问“怎么了?”


王俊凯单手撑地站了起来,坐回到座位上,晃了晃头“我记得我没吃到糖”


“难道是哪个暗恋你的姑娘做了好事不留名?”王源坏笑着说。


王源的话不假,王俊凯凭着一张俊俏的脸在一中可没少惹桃花,从高一的学妹到高三的同级女生,大部分都被王俊凯迷的神魂颠倒,他也因此蝉联了一中三届的校草。


好多小姑娘明里暗里的向王俊凯表白,都被王俊凯回绝了,后来他有了阴阳眼,就总是描述鬼的样子吓唬那些女孩子,久而久之,姑娘们都对他敬而远之了。


王俊凯就知道王源说话没什么正经内容,他吃掉最后一口烤肠,用竹签指着王源说“你能不能说点有用的话题”


“有用的?”王源想了想,突然兴奋的说“还真有,高二来了一个转学生,听说是北方J市转来的,样貌才华都很出众”接着,他又露出了坏笑“王俊凯,你要被比下去了”


王俊凯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我一直也没想和谁比啊”
王源继续用兴奋的语气说“你就不想知道他是谁?”看到王俊凯毫无兴趣的不搭理他,王源只能自己说“他的名字还挺特别的,是四个字的,叫易烊千玺”



评论

热度(45)

  1. 梨涡里的星星眼和小虎牙红豆冰 转载了此文字
    凯千,he
  2. 大雯儿红豆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