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涡里的星星眼和小虎牙

离婚21天

夏谌


很软很甜:

  
  
   
不接受一切逆CP行为×3


  
第一次搞夏谌,感觉怪怪的【笑哭】
  
    
依旧大纲文,恋爱细节不详。


 
 


01


 
 


“这是一个伪命题,首先你给出的条件是如果你今天反悔,这并不符合先天的分析命题特征,也不是可以通过经验判断……”


 
 


“停!”夏常安忍无可忍。


 
 


如果说他前一秒还有几分想反悔的意思,此刻已经全部烟消云散。


 
 


“离!离!离!”


 
 


夏常安一边咬牙切齿地吼,一边飞快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谌浩轩茫然地看着夏常安决然离开的背影,方才后知后觉。


 
 


夏常安真的不要他了。


 
 


02


 
 


夏常安把房子留给了谌浩轩。


 
 


只把自己常穿的衣服全带走了,临走之前还挺不要脸,“剩下的东西要是想做纪念就留着。”他转念想了想,谌浩轩哪是那种痴情人,颇为牙疼的说,“觉得碍眼就扔掉吧。”


 
 


谌浩轩还当真面无表情像模像样的点了点头。


 
 


夏常安瞬间怒上心头,立马拖着自己行李扭头走人了。


 
 


嘴里还念念叨叨,“白眼狼!白眼狼!”


 
 


03


 
 


而后几天,谌浩轩生活和心情都没什么变化,每天还是会按时起床、按时锻炼身体、按时吃饭、按时上班。


 
 


直到某一天深夜,他肚子实在饿的紧,起床想去煮面的时候,望着空荡荡的客厅,才突然情绪失控,失声痛哭。


 
 


04


 
 


夏常安最近上火的厉害,他真的要气死了。


 
 


比如,美好的周六他照例起床开开心心地做早餐,一不小心,做了两份……


 
 


于是,夏常安风轻云淡地安慰自己,“没关系,这也可以是一个人的分量。”


 
 


最后,吃到他差点吐出来。


 
 


再比如,他美滋滋地跟自个儿朋友们炫耀,“劳资终于又恢复单身了!”


 
 


朋友们:“哥们儿!醒醒!”


 
 


夏常安力辩,“真的!我离婚协议书都签了!”


 
 


朋友们:“得了吧!又显摆你有对象啊!”


 
 


又比如,他今个儿早上洗衣服的时候想,谌浩轩自理能力那么差劲的人,离了他可怎么活啊……


 
 


05


 
 


谌浩轩果真给他打了电话。


 
 


夏常安不屑的轻哼,“晾你一分钟再接!”


 
 


结果,没坚持到15秒,夏常安飞速地接起了电话,语气轻飘飘地特别高傲,“怎么了?什么事啊?”


 
 


“你的离婚证还在我这里。”


 
 


夏常安直接将手机摔了出去。


 
 


06


 
 


一个小时后,夏常安拥有了一部新手机。


 
 


手机号没舍得换,花了挺多钱才让贴膜的把他手机卡从摔得稀巴烂的手机里扣出来了。


 
 


手机卡刚插/上,就赶紧看看有没有未接来电。


 
 


没有。


 
 


07


 
 


两天后深夜,夏常安再次接到了谌浩轩的电话。


 
 


他从床上坐起来,怒气冲冲地按下了接听键。


 
 


谌浩轩虚弱的声音立即传来,“常安,我胃好像痛……”


 
 


夏常安顶着鸡窝头,穿着睡衣,脚踩一双拖鞋,就一路飙车到了他和谌浩轩曾经的家。


 
 


“谌浩轩,你玻璃做的吗?我才走几天……”夏常安一进门就开始吼,冷不丁看到了桌子上堆积的泡面盒,额头青筋跳的更厉害了,“谌浩轩!你本事……”


 
 


看着谌浩轩留着虚汗捂着肚子难受地坐在地上缩成一团,夏常安的火气瞬间消了下去。


 
 


他俯下身来拨拨谌浩轩额前尽湿的碎发,谌浩轩额头好像也被撞了个包,夏常安肝疼的摸摸,问他,“这怎么弄的?”


 
 


“刚刚找止疼药,不小心撞的。”


 
 


“笨死了!”夏常安把人打横抱起,脸色不愉。


 
 


谌浩轩安慰他,“没事,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夏常安冷声叫他,“谌浩轩!”


 
 


“啊?”


 
 


“闭嘴!”


 
 


“哦。” 物理知识没讲完,还挺委屈。


 
 


然后谌浩轩圈住了夏常安脖子,乖乖地偎在人怀里。


 
 


08


 
 


夏常安连夜带谌浩轩去了医院。


 
 


医生:“今天吃什么了?”


 
 


谌浩轩:“泡面。”


 
 


医生:“除此之外呢?”


 
 


谌浩轩:“泡面。”


 
 


医生:“那最近呢?”


 
 


谌浩轩:“泡面。”


 
 


夏常安暴跳如雷,“谌浩轩!你特么是不是想得胃穿孔!”


 
 


谌浩轩坐在那里抬头看他,求和似地伸出手扯扯他衣服下摆,可怜巴巴的。


 
 


夏常安闭嘴,走过来揽着他,声音温柔的出奇,“要好好吃饭,不要再生病了。”


 
 


谌浩轩听话地点头,小脑袋在夏常安肩侧来回蹭。


 
 


09


 
 


谌浩轩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客厅里飘着熟悉的饭香味。


 
 


穿着围裙的夏常安回头看见他了,凶巴巴地,“洗手!吃饭!”


 
 


谌浩轩特乖,笑嘻嘻地就去了洗漱间。


 
 


吃饭间隙,谌浩轩的电话响了。


 
 


“谌老师,我听说你今天因为生病请假了?怎么样啊?我去看看你。”


 
 


夏常安气的牙疼,一听声音就知道是邬童那小兔崽子!不怀好意地追着谌浩轩快半年了,偏偏谌浩轩那根木头毫无察觉!


 
 


夏常安抢过电话,“不用邬同学担心了,他老公我会照顾好他。”


 
 


然后毫不留情的挂断,并将邬童拉进了黑名单。


 
 


邬童吃瘪。


 
 


尹柯爆笑,“早就跟你说过了,人家谌老师已经结婚了,你还追着人家不放。”


 
 


邬童仍旧充满斗志,“没有挖不动的墙角,只有不努力的小三!”


 
 


尹柯凉凉地说,“谌老师有什么好啊,冷冰冰地跟个木头似的!”


 
 


邬童特生气,“你懂什么啊!谌老师那叫温柔!哪像你,整天凶巴巴地,脸臭的跟石狮子似的!”


 
 


邬童在前面走着。


 
 


尹柯跟在后面渐渐红了眼框。


 
 


10


 
 


夏常安语气轻飘飘的,“和你学生关系挺好啊?”


 
 


谌浩轩笑笑,“邬童他物理特别不好,以前让我帮他私下补习过。”


 
 


夏常安瞬间暴怒,“还有这事?”


 
 


孤男寡男,共处一室,想想就生气!


 
 


“就两天,好像是因为尹柯放学被人抢劫了,所以他就不补了,还是要和尹柯放学一块回家。”


 
 


夏常安轻哼,内心十分感谢抢劫尹柯的小混混。


 
 


“你还不走啊?”谌浩轩问。


 
 


“你变着法赶我走是不是?谌浩轩,你真没良心!昨晚是谁为你风里来雨里去的!”


 
 


谌浩轩扒拉两口饭,小声嘟囔,挺委屈的,“我没有啊。”


 
 


11


 
 


晚上,夏常安又和谌浩轩睡到了一张床上。


 
 


夏常安望着谌浩轩光亮的后颈,失眠了。


 
 


挺久没发泄过了的,憋的慌。


 
 


上火。


 
 


夏常安少爷脾气,从不会亏待自己。


 
 


谌浩轩是最喜欢物理的,往往钻研一个问题就着了迷。夏常安这个时候最喜欢上/他,看谌浩轩被自己撩拨的安全忘掉物理那个可恶的东西,夏常安就觉得身心愉悦。


 
 


点击链接


 
 


12


 
 


这特么什么事!刚离婚,又把人睡了!夏常安望着怀里睡着的人,身下那//根非但不知反省竟还嚣张的更厉害。


 
 


夏常安觉得脑壳疼。


 
 


13


 
 


劳累过度,谌浩轩醒来已经中午。


 
 


夏常安正坐在床头翻看谌浩轩每天的睡前读物。


 
 


谌浩轩立时来了精神,“这本书讲的其实不太对,量子理论能够正确地、连续地预测电子的波动性或粒子性,却不能同时对两者进行预测……”


 
 


夏常安又生气了,转头瞪谌浩轩。


 
 


谌浩轩裹紧被子,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闭嘴了。


 
 


夏常安叹气,破罐子破摔,“接着说吧……”


 
 


谌浩轩好像变得聪明一点了,挪过去紧紧抱着人,脸埋在夏常安腰侧,声音闷闷地,“我饿了。”


 
 


“就知道吃!”夏常安胡乱揉了一把谌浩轩头发,把人拎了起来。


 
 


14


 
 


夏常安爸妈打电话叫两人回家吃饭。


 
 


夏常安特别扭,“离婚的事,我还没告诉爸妈,一会别说漏了嘴。”


 
 


谌浩轩乖巧点头。


 
 


夏常安拿着厚重的羽绒服往谌浩轩身上批。


 
 


谌浩轩脸上都是拒绝,“我不要”三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被夏常安瞪了回去,裹成了大粽子。


 
 


夏妈妈一看见谌浩轩就挺心疼,“轩轩好像瘦了啊。”


 
 


夏常安心想,“能不瘦吗!一星期净吃泡面了!我好不容易给养出来的肉!肝疼!”


 
 


饭桌上,夏妈妈聊起了邻居,“就隔壁那个小李你们知道吧,最近和他老婆离婚了,因为在外面找了个小三!”


 
 


谌浩轩猛抬头,看着夏常安。


 
 


夏常安气的饭都要吃不下去了,浑身哆嗦,“白眼狼!白眼狼!”


 
 


夏妈妈欢欢喜喜送别“小两口”。


 
 


路上,谌浩轩犹犹豫豫的开了口,“你是不是在外面……”


 
 


夏常安气的抓狂,刚想好好教育教育谌浩轩,到嘴的话变成了,“对对对!是的!没错!他好看又善良!体贴又大方!”


 
 


夏常安暴走,一转头谌浩轩没跟上来。


 
 


又折了回去。


 
 


“谌浩轩!乌龟都比你……”


 
 


谌浩轩眼圈红了,夏常安闭嘴了。


 
 


“怎么了啊?”夏常安上前,语气温柔的不得了。


 
 


谌浩轩低着头,努力辩解,“我也好看……”


 
 


夏常安简直要气笑了,“是是是!全世界你最好看了!”


 
 


谌浩轩头埋的更低。


 
 


夏常安牵起人的手,“怎么这么冰啊?”


 
 


温柔的又是吹气又是搓搓,“暖和点了没啊?”


 
 


“叫你多穿一点还不听!”


 
 


“谌浩轩,你真玻璃做的吧!”


 
 


“身上冷不冷啊?”


 
 


15


 
 


夏常安在家住的第三天,出门倒垃圾。


 
 


隔壁老王,“小夏出差回来了啊!”


 
 


夏常安特郁闷!是离婚了!离婚了好不好!


 
 


脑子一热,拿着自个儿东西就要走人,临走之前简直操碎了心。


 
 


“冰箱下面第二层,我包了很多水饺,饿了可以吃。下班回来,可以顺路去对面那个小菜馆炒两个菜,不准再吃泡面。胃药在床头柜抽屉里,吃完记得再放回去,以免下次找不到了。出门穿多一点,在家空调开高一点……”


 
 


“我走了。”


 
 


夏常安嘴还挺坏,“我要去陪我的体贴乖乖小可爱了。”


 
 


谌浩轩直接替他打开了门。


 
 


夏常安出门前,转过头又嘱咐,“这睡衣不暖和,宽松款透风,快去穿个外套!”


 
 


真出门,走在寒风吹的大街上的时候,还挺怅然若失的。


 
 


谌浩轩在家抠着物理书,忍不住的想,“那个他真的体贴又温柔啊……”


 
 


委屈地物理书都看不下去了。


 
 


16


 
 


夏常安还真着手让朋友们介绍起了乖乖小可爱。


 
 


朋友们:“夏常安!你这个死渣男!大猪蹄子!”


 
 


17


 
 


夏常安还真遇到一个,又漂亮又温柔。


 
 


他约夏常安吃饭。


 
 


夏常安刚坐下没多久,就看到了马路对面的谌浩轩。


 
 


他真的超听话,裹着厚重羽绒服,看起来呆呆蠢蠢的。


 
 


夏常安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谌浩轩不会又沉迷在物理世界了吧,千万要看红绿灯啊!


 
 


夏常安冲了出去。


 
 


绿灯亮了的时候,迎面牵起了谌浩轩的手。


 
 


“你不是说时间是最宝贵的吗?现在周末怎么舍得出来了?”


 
 


谌浩轩笑笑,轻轻挠了挠夏常安手心求饶。


 
 


夏常安转瞬把两人的手变成了十指紧扣,嘴上还突突,“牵着都不老实!”


 
 


18


 
 


终于快到家的时候,夏常安松开了谌浩轩的手,方才注意到,谌浩轩手上多了很多伤疤。


 
 


夏常安特气,“这怎么弄的?”


 
 


“报了一个烹饪班。”


 
 


“好你个谌浩轩!你不好好学物理,搞学术,学什么做饭!而且,你这么笨!学什么学!”


 
 


天知道,他都不舍得让谌浩轩去刷个碗。


 
 


才几天不见,手都成这样了。夏常安吹吹他手,肝疼地把谌浩轩的手放在自己心口,“以后别去了!”


 
 


“学费都交了……”


 
 


“没事!咱有钱!不准去了!”


 
 


19


 
 


三天后,到了夏常安生日。


 
 


还挺怅然若失的。


 
 


往年,谌浩轩都会早早的嘴上就念叨,“过两天就是你生日了,想要什么礼物啊。”


 
 


不管那天是周几,谌浩轩课多不多,他雷打不动的是都要请假的。


 
 


今年……


 
 


哦,离婚了。


 
 


夏常安在家等了一天,他想再过十分钟如果谌浩轩还不给他打电话,他就上门去找他算账!


 
 


谌浩轩终于打来了电话,“你过来一趟好不好,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夏常安一边穿鞋,一边凶巴巴地,“送人礼物还让人上门拿啊!”


 
 


20


 
 


夏常安一开门,谌浩轩正穿着围裙呢。


 
 


桌子上的一桌菜看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


 
 


谌浩轩扑上来,笑盈盈的,“生日快乐。”


 
 


夏常安双手接过人,“你做的?”


 
 


谌浩轩点头,一副求夸奖的模样,“这样算不算体贴啊。”


 
 


“嗯!”夏常安恨铁不成钢敲敲谌浩轩小脑袋,“做了一天啊?”


 
 


谌浩轩点头,告状似的,“锅不听话,总给我炒糊。”


 
 


夏常安捏捏他小脸,“锅真的要委屈死了。”


 
 


21


 
 


饭后,谌浩轩扯夏常安袖子,“这么晚了,别走了。”


 
 


夏常安嘴巴特坏,“那怎么行!乖乖小可爱还在家等着我呢!”


 
 


“哦。”谌浩轩低着头,转身回了卧室。


 
 


一分钟之后,夏常安爬上了床,从背后拥住了谌浩轩,“冷不冷啊?”


 
 


谌浩轩猛点头,转过身一头扎进了夏常安怀里,“超冷,超冷……”


 
 


夏常安转而撩起衣服把谌浩轩的手放在了自己腰侧。


 
 


谌浩轩很不老实,手逐渐下移。


 
 


夏常安忍无可忍,翻身把人压在了身/下,“谌浩轩,你欠治了是不是!”


 
 


又是颠鸾倒凤的一个晚上。


 
 


22


 
 


第二天,谌浩轩又感冒了。


 
 


夏常安真的要气死了,“谌浩轩你是不是真玻璃做的!”


 
 


谌浩轩吸吸鼻子,不敢说话。


 
 


从医院回来,路过民政局的时候,夏常安凶死了,“下车!”


 
 


谌浩轩特听话,一句话都不问就下了车。


 
 


夏常安在车里一顿乱翻,然后牵着谌浩轩进了民政局。


 
 


民政局小姑娘挺惊讶的,“你俩怎么又来了。”


 
 


夏常安沉着脸,“来复婚!没看见啊!”


 
 


23


 
 


夏常安和谌浩轩变成了二婚,自始至终除了他们两个人和民政局小姑娘,没人知道。


 
  
  
  

评论

热度(987)

  1. 很软很甜 转载了此文字
    可爱